跳到主要內容

20180611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羞辱、恐嚇兒童,就是犯罪。衛福部應追究社政主管機關不作為之責任。


羞辱、恐嚇兒童就是犯罪
衛福部應追究社政主管機關不作為之責任

新北市三重區益智幼兒園莫姓老師上課時,以「笨」、「你太爛了」、「丟臉」、「你敢給我吐掉,我扁你喔」等語連續辱罵、恐嚇A生,並於該A生尿褲子時,要求全班小孩一起笑他。
羞辱、恐嚇兒童會造成兒童嚴重身心傷害,是犯罪行為,不是教育
新北市社會局對此案開罰6萬元。在刑事提告的部分,新北地方法院判決犯成立成年人對兒童之公然污辱罪及恐嚇維安罪,因為是一行為觸犯兩罪名,所以法院以比較重的成年人對兒童之恐嚇危安罪,判刑四個月得易科罰金。這個判決昭示了:除身體傷害外,羞辱、恐嚇兒童都是嚴重的犯行,不是教育行為。
兒童權利公約第37條也明定政府有義務確保「所有兒童均不受酷刑或其他形式之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之待遇或處罰。」。但是,家長或教師以「教養」、「教育」為名,對兒童施以體罰、羞辱、恐嚇,仍然時有所聞。前幾天新聞上一對年輕父母在臉書上撥放嚇小孩、打小孩的影片,留言表示讚賞與支持者並不在少數,更遑論許多校長、教師把「教育」作為體罰或羞辱學生的藉口。
我們呼籲大人們,把這個判決當作是一個警示,立即停止羞辱兒童的行為,也不要再以任何剝奪他的身心與安全需求的方式恐嚇他,例如:「你再這樣我就打你」、「你再這樣你就不要吃」、「你再這樣我就要離開你」,這些話對於身心需求都需仰賴大人的孩子來說,都是巨大的傷害。
幼兒園其他教師早就知情
A生在2017/8/15遭到老師恐嚇、公然侮辱,從現場的錄音中可以聽出,莫姓老師邊罵A生,邊與旁邊的其他老師抱怨。其他老師有目睹A生被公然侮辱、恐嚇的狀況A生因此害怕得不敢上課,8/17 A生媽媽到校處理時,主任馬上捧上一個禮盒賠罪道歉,顯然,主任知悉了孩子不敢上課的原因。且以該幼兒園空間的開放程度來說,當時莫老師大聲羞辱、恐嚇孩子時,幼兒園的老師、行政人員應該都能夠察覺。
校方、教育局未遵守通報義務
益智幼兒園校方人員知情未通報,新北市教育局8/17接到家長申訴後也並未依法進行兒少保通報。直到本會於8/21接到申訴案,並於同日通報社會局之前,並沒有任何單位通報。顯然、校方跟教育局都違反了兒少權法24小時內的通報義務。
心理壓力嚴重影響了孩子的成長
其實A生在家裡,已經學會自行如廁,而不需要穿尿布了。自從不穿尿布以來,也從來沒有在家中尿褲子,需要大人幫忙的時候,也可以自己表達需求,請大人陪他一起去上廁所。所以當莫老師說A生在學校會尿褲子時,媽媽就已經感到有異。之後才發現,莫老師有規定:上廁所一定要去找莫老師帶去。但是遇到莫老師在忙別的事情,或者跑去找人聊天時,孩子就會憋不住。
而且,莫老師也沒有優先處理孩子的需求。舉例來說:有一次A生已經表達想上廁所,但莫老師要求A生要自己先把碗拿去廚房放好,才陪他去上,A生憋不住,就在廚房尿褲子了。類似的狀況不只一次,而且每次都會被莫老師罵或嘲笑,這讓小孩對於莫老師更懼怕,這樣的惡性循環下,讓孩子在自己處理如廁的能力上無法進展。
媽媽跟A生詢問,了解了狀況,也聽到A生說莫老師很兇之後,想著這件事不能不去找老師談。但媽媽也很擔心老師找A生算帳,所以就讓A生攜帶了錄音筆。當天媽媽跟莫老師談孩子的狀況與需求,過程中沒有爭吵,本以為事情可以安然結束,想不到,回家聽到錄音的內容,一整天都是在公開場合嚴重的辱罵、威脅,而且口氣都非常兇狠。媽媽才了解到,為什麼孩子這麼害怕上學,以及為什麼孩子在不上課的時候,會懇求媽媽不要經過幼兒園前面那一條路,因為他會害怕。
發現孩子受到這麼可怕的傷害,媽媽決定要幫孩子討一個公道,媽媽先向新北市教育局申訴這些事情,但是隔了幾天再打,只得到公文還在簽核中的說法。之後媽媽向本會申訴此案,我們認為這是對孩子是很嚴重的心理傷害,所以在與媽媽蒐集資料後,40分鐘內就通報了新北市社會局。
學校、教育局應該站出來護衛兒童身心健康
A生媽媽收到法院判決後,再次要求新北市社會局就校方、教育局未在時限內通報開罰時。社會局竟回覆說:「教育局接到申訴時,就算是已經接受通報了」。而,如果機關間如果沒有相互通報的話,社會局無從知悉,也無法啟動兒少保護機制。社會局為教育局、校方緩頰的說法,明顯曲解法律、推卸責任。
學校、教育局對於兒童遭到身心虐待或不當行為,未通報社會局的狀況,積弊已久。兒少在學校中遭受教師身心虐待,校方、教育局最能掌握狀況。但從教育部提供的資料就可以看出,在兒少於學校遭受教師身心虐待事件中,大部分反倒是由社工進行通報,教育人員通報校內兒虐的比例相當少(附件一),而這些違法未通報的狀況,絕大多數都未受處罰。
通報制度是在有兒童受虐之虞,使社政資源及早介入的機制。我國建立的兒少保通報機制多年,著力頗深,但對於教育人員違法未進行兒少保通報的狀況,未依法裁罰,形同忽略校內兒虐的情況,也形同放任學校及教育局未依法對於校內對兒童為身心虐待、不當行為之通報責任。如果不能讓通報的狀況正常化,將無法全面性保護兒童安全。
請大家正視對兒童之羞辱與恐嚇行為之傷害性,一起保護兒童之身心健康;並請一起監督:
1、    新北市政府依兒少權法、幼教法之規定,確保莫師不再服務於幼兒園、兒童及少年福利機構或兒童課後照顧服務班,或居家式托育服務提供者。
2、    新北市社會局應就本案校方、教育局延遲通報的情形,依法裁罰。
3、    衛福部應追究社政主管機關長期未咎責教育人員未通報之責任。

附表一
101-106各類責任人員通報兒少於學校遭受教師身心虐待事件數據
單位:件數
責任人員\年度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警察人員
4
2
1
1
4
5
醫護人員
0
1
4
0
3
2
教育人員
12
6
1
4
8
6
社會工作人員
61
35
35
58
54
50
教保服務人員
0
0
0
0
0
1
其他
1
1
0
0
1
3
總計
78
45
41
63
70
67
附件一:教育人員通報校內兒虐的比例相當少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9012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施暴幼師續任教職 教育局竟說沒辦法?!」

2019012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施暴幼師續任教職 教育局竟說沒辦法?! 民國107年9月24日中秋假期間,有媽媽發現其4歲並就讀之台南市私立幼兒園幼兒突然有哭鬧、黏人、一直干擾媽媽等不同於平時的行為,且睡眠很差,還會做噩夢。當天又發現老師寫聯絡簿,說她小孩因為不會畫畫大哭,要媽媽鼓勵小孩。媽媽於是詢問小孩發生什麼事?小孩說:老師要他出去教室,還對他說:我不要理你了。 9月25日,媽媽接小孩放學,特別問黃老師發生甚麼事情?黃老師說小孩不會畫畫就大哭,媽媽請老師提供當天監視器日畫面讓家長了解狀況,黃老師說監視器畫面沒有聲音,看了沒用。媽媽到園長室跟園長要求,園方也是拖延,但又說:明天再看,兩方僵持,後因媽媽堅持,園方才提供給媽媽看。 媽媽沒有想到,在監視器中看到令她心碎的畫面。

當天早上10點20分,同學們三兩成群聚集、於座位間走動互動、做著勞作,只有小孩一個人獨自坐在門口的座位,該桌只有他一個人,沒有和其他同學一起進行活動。在畫面中,他面對鏡頭不斷拭淚,完全沒有離開座位。

10點25分08秒時,有一個老師背向鏡頭直接走向小孩,直接拉住小孩的左臂往後托,小孩被強力拖行到後方門外才能站立。黃老師拖行力量之大,連小孩的椅子也被拉托至後方,甚至小孩於拖行間差點撞到後方的鞋櫃。
10點25分19秒,黃老師又拉小孩左手臂回到教室,在座位前將幼童甩到地上,小孩跌坐在地板上,黃老師蹲下將他拉起,兩手握住小孩的兩臂上下搖晃,並用手掩住小孩嘴巴。 10點25分46秒,黃老師要小孩回原座位坐好。






20181121新北市鷺江國小608班家長新聞稿「教育專業 大家護起來 家長聲援捍衛教師專業記者會」

20181121新北市鷺江國小608班家長新聞稿
教育專業 大家護起來 家長聲援捍衛教師專業記者會

今年六月二十八號,劉芳君老師是新北市鷺江國小六年八班的導師,為了教授人權議題,與他的同事設計了人權教案,並帶學生到鄭南榕紀念館參觀。沒想到被陳明義議員開記者會痛批是「假教學、真洗腦」,接下來還被校長在校務會議上公審,叫老師「要言論自由,上臉書寫」,還被學校考核認定「主題式教學不妥」,十月時更收到考績乙等。 一個老師願意以創新的方式教學,甚至認真設計教案,這個教案不但符合十二年國教課綱的能力指標和素養,甚至獲得鄭南榕基金會「第十屆中小學人權教案徵選設計比賽」優選(附件一),更在今年10月獲教育部肯定,收錄為人權教案(附件二)。如此教學用心的老師,為什麼會受到學校這樣潑冷水的待遇? 而在更早之前,劉老師為了讓學生能夠完整的清楚討論課堂問題,在他教授的數學和國語科目上實施「主題式教學」,將一周的五堂數學課,一天兩堂或三堂的方式授課,讓學生當天就有充分的時間解決每次課堂討論的問題,老師也可以更完整的教學。 但就在去年底,校長卻以「有家長匿名反映,不滿劉老師的課表安排」為由,不但在上課中直接和督學在未徵詢同意下進到教室要求觀課,甚至發文要求老師改成學校要求的課表。
這位匿名投訴劉老師課表安排的家長始終未曾露面,反而是該班家長發起問卷訪問,全班27位家長意見皆為同意劉老師的課表安排,甚至還得到不少家長的認可,認為劉老師的教學方式對孩子在學習上有正向影響(附件三)。然而當家長代表帶著有著全班家長具名簽署的同意書找校長時,校長卻說這都不重要。
甚至劉老師向新北市政府教師申訴評議會提出申訴,教師申評會也認為鷺江國小的解釋缺乏正當性,認定劉老師的申訴「申訴有理」後(附件四),學校卻向教育部提出再申訴,並且繼續發文要求老師更改課表。 為什麼一個匿名家長的意見可以讓學校不惜再申訴到教育部,全班家長簽上名的意見書,校長卻覺得不重要呢?
學校行政本該是服務教師專業,甚至支持教師專業自主的,怎麼會變成箝制教師專業呢?一個用心創新教學的教師卻被學校行政箝制,教師們應該要積極起身捍衛才是,甚至,大家都到鄭南榕紀念館來教人權教育。 因此608班的家長們決定親自站出來(附件五),從家長們開始,與鄭南榕基金會,以及教育團體人本教育基金會出面召開記者會,並且發起「教師專業,大家護起來」連署,呼籲教師們、家長們、社會大眾們簽署。教…

2019031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為什麼不適任教師淘汰不掉?!」記者會

2019031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相關檔案詳見此
為什麼不適任教師淘汰不掉?!
是學校,還是人間地獄---新竹建功國小特教班 本會接獲家長申訴,其子因自閉症就讀新竹市建功國小特教班(力學班),該班任教二十年資深陳姓教師不僅在家長面前打小孩,還要求家長要痛打小孩。因孩子進入該特教班後,情緒常失控、出現無法控制小便、焦慮咬手指等退化行為,家長要求老師不得體罰未果的狀況下遂錄音蒐證。赫然發現該班對待特教生的方式,不是打即是罵,甚至只因學生偷吃餅乾,王助理員就罵該生:「你敢再吃人家東西你就試試看,我就打死你跟你講。站著去!站著!馬上去那邊站著!站好!站著!中午不要吃飯,站著!中午不要吃飯」,曾師在旁還附和:「敢吃掉就完蛋了」,王助理員甚至跟曾師說:「我跟你講,不要告訴他媽媽他沒有吃飯,我們碗還是給他弄一下,撿好了分給人家,表示他那個碗是有裝過的」,當天不僅不准該生吃午餐,該生被罰站一小時以上。從錄音中,未見該班三位從事特教之教師及助理員有任何教學或行為之引導,只有不斷的威脅、命令:「去罰站」「你閉嘴」「你在塞到別人嘴巴裡,我就打你」等語充斥在該班。三位特教班教師及助理員對於特教生之情緒、行為展現完全無專業認知,亦無承接處理之方法,只會用違法、錯誤之手段進行管教,全然悖離特教之專業。 亦有其他家長向本會申訴,曾姓教師不是初犯,去年就曾體罰學生成傷,家長送醫後經醫院通報社會局,社會局告知學校,學校就記曾師一支小過;更有家長申訴,其子於105年就讀該特教班,陳姓教師就曾強制餵食致學生嘔吐、以灌辣椒水方式教導學生漱口、王姓助理員以戒尺打學生、動手搧打學生臉頰(詳附件一,相關事證整理)。然而,該校卻長期放任陳師、曾師、王姓助理員違法處罰、虐待學生,陳師甚至是該校績優教師,三人聯手,利用特教班學生無法為自己處境發聲之困境,不斷欺負這些學生。不能忍受的家長只能轉學,自求多福,而無法轉學之家長,只能讓學生處在毫無特教專業、充斥暴力之環境受苦,或以為這樣的不人道的對待是善意的付出,是教育的方法。 但是,該校教評會調查後,縱使老師於調查中均有承認動手、餵學生喝辣椒水,教評會卻認定陳師與曾師沒有體罰(附件一),只有「班級經營、教學行為失當、言語失當、親師溝通不良」,將二位教師進入二個月之輔導期。家長去電詢問教育處,承辦人員回應家長:教評會屬於學校權責,市府只能尊重。」,卻在聽聞本會將召開記者會之際,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