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9的文章

20190426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學校是為學生而存在,須以學生權益為最優先考量 請立委撐住,修法淘汰不適任教師」

4/29立法院將修法淘汰不適任教師。一個號稱最大共識的『淘汰不適任教師』卻被操作成『行政擴權、教師危險』的流言,甚至還讓立法院壓力連連,甚至有立委還說出『教育部怎麼讓教師團體、家長團體火車對撞』,更有立委說,『要選邊站,很為難』
選什麼邊呢?難道在教育上,不選學生這一邊嗎?擔心行政擴權——用人才庫;擔心同校教師為難——用專審會;擔心教師專業倫理模糊,容易讓老師入罪——刪掉;擔心法制上只有教評會能動的聘約,莫須有不見了——再補保證.....
事實上,民間團體怎麼看,都覺得,版本一再往教師團體靠攏,連淘汰不適任教師的相關設計,也都在體貼教師團體口中的恐慌。事到如今,還不能讓這底線中的底線修法通過。對不起學生的,就不只是教育部了。
教師團體將在4/29發動包圍立法院。可以想見,教育文化委員會的委員們必然有壓力。但這種壓力,再大,也大不過整天待在教室聽惡師辱罵語言的孩子;這種壓力,再大,也大不過睡陽台整整半年的孩子;這種壓力,再大,也大不過被惡師拉斷手、打腫眼睛、捶胸口、關在實驗室打腳底的孩子;這種壓力,再大,也大不過被自白書、被公審、被塞進書櫃而一路被逼到跳樓的孩子。
被教師團體包圍,委員們會有壓力,但這是專屬於立法委員民意代表的光榮。只有靠你們,可以修法淘汰不適任教師:只有靠你們,才能通過新的法條,進一步保障學生權益。有壓力,就是一種榮耀,因為要為是非堅持。
事實上,後面可能有另一股壓力等著,既然淘汰不適任教師是最大共識,社會絕大多數人民期許立法委員能落實修法。一旦哪位委員竟無法站在『淘汰不適任教師』的立場,甚或因著教師團體的壓力,進而成為阻礙,那麼,社會中更大多數的民意,家長、基層教師、公民們恐會深刻記住,並在適當時機,有所表現。
但是,我們知道,幾乎所有委員都說過,要淘汰不適任教師。民進黨立委,是委員會多數,你們一定要努力讓修法過。國民黨立委,不是多數,但每一位都有教育淵源,希望能稟持專業,讓修法過。所有委員會的委員,都可以是孩子們的福星。
我們要說,這次的修法版本,恐不如民間團體理想。但我們了解,進一步,是一步,如果無法在此時進一步,那別提下一步了。
即使如此,我們除了呼籲立委堅持,也不免期待我們從一個一個血淚案例中所整理的經驗,所提出的修法意見,有機會被參採。
謹述如下: 一、教師法應讓教評會涉及教師解聘案件時更具公正性——遇到教師解聘、停聘、不續聘案件時,應自專業人才庫擇選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