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20180702人本基金會新聞稿--是管教,還是刑求?特教學校不該成為歧視的場所


是管教,還是刑求?
特教學校不該成為歧的場所

「孩子說,老師在第四節課叫他嘴巴張開,然後就挖了一湯匙辣椒餵他。他不敢反抗,只好吞下去,他覺得很辣、很痛…但老師不讓他喝水。午餐時,老師又挖了一湯匙辣椒在碗裡,沒有其他配菜,只有辣椒和白飯,並要求全部吃掉…孩子當晚一直肚子痛、睡不著,半夜還腹瀉。隔天清晨,我看到馬桶裡浮上好幾粒沖不下去的『朝天椒』。」一位特教生爸爸心痛地訴說。

今年2月底,A生從一般國中轉學到嘉義某國立特教學校,希望能得到更專業的教導。沒想到開學不到兩個月,424日那天,A生放學回家後跟爸爸說:老師要他吃辣椒,且不讓他喝水。爸爸隔日去學校申訴,A生便待在教務處,不再進班。


是管教,還是刑求?
該班二位林姓導師(特教學校國中部人力配置:每班雙導師,兩班共用一個助理)竟然把特教學校當作刑場,使出各種酷刑與虐待對待A生或其他智能障礙學生:
1. 在教室拿木棍打學生、在廁所拿馬桶吸盤打
二位導師都會拿木棍打學生。
A生曾被導師林○佳帶到廁所,用通馬桶的吸盤打頭部與身體;A生伸手擋馬桶吸盤,手臂因而挫傷,馬桶吸盤甚至打到A生嘴唇。
2. 拿菜刀威脅要剁手
A生有次拿同學的東西,該班導師林○佳便拿了一把菜刀,把A生叫到廁所去,先以菜刀大力敲拉門,接著說:「如果你再偷東西,就把你的手剁掉!」讓A生極為害怕。
3. A生頭髮,拉扯去撞牆角
因為A生不會寫數學作業就空著沒寫,導師林○宜就拉扯他的頭髮搖晃,並罵他:「你怎麼沒寫數學?其他都有寫,就數學沒寫…。」;導師林○佳曾抓A生的頭髮並推倒他,導致A生右後腦勺撞到牆角。
4. 一天之內餵食“朝天椒”兩次
424日上午在二樓教室,導師林○佳以湯匙舀一勺朝天椒要A生吃下去,A生說:「我不敢吃辣椒。」林老師不予理會,直接把裝滿朝天椒的湯匙倒入他的嘴巴,還不讓他喝水。中午,在地下一樓的餐廳,林○佳老師又裝滿一湯匙朝天椒倒在碗裡,才讓A生去裝飯。A生不敢吃,把碗捧回二樓教室,但林○佳老師還是逼他必須吃掉。
助理阿姨叫A生連飯一起用吞的,另一位導師林○宜則在旁觀看。
回家後,A生喊肚子痛,爸爸立即打給林○佳老師沒接,爸爸又打給林○宜老師,林○宜老師則承認有餵A生吃辣椒(附件一)A生肚子痛了一個晚上,隔天早上,爸爸看到馬桶裡殘留許多無法被身體消化的朝天椒(附件二)浮在水面上。
(錄音逐字稿)
A生爸爸:他說你就給他吃辣椒,那個他一直說他肚子痛哪。
林師:…後來說他放在家裡,然後所以我們就是今天中午有給他一點點,就是沒有給他很多啦,就是給他一小匙這樣子而已啦,對。因為我們也不敢太、太、太過量啊呵呵,也是怕孩子那個,就是給他一個刺激說就是…
A生爸爸:沒有,我,真的如果這樣吃辣椒我肚、我也吃過肚子痛的那個…
林師:爸爸我們不是給他吃辣椒,我們是給他那種辣椒醬有醬油的那一種,就是有點辣辣刺激的椒,我們自己都有吃過才給孩子吃的那種,就是不是很刺激性的,對,對對對,嘿。
A生爸爸:那、那現在是跟我講,他現在還肚子痛啊。
林師:他早上來就說他肚子痛了,我們有給他上廁所啦,他早上來就有說他肚子不舒服然後我們讓他去蹲廁所,他也上不出來,他… 
林師:有啊,有讓他喝,有、有啊,都有啊,因為我們吃就是中午午餐,就跟他說你說謊就是,會有會有報應,就是跟他提醒說會有、就是老師會給你處罰,因為你本來已經答應老師說就已經沒有,但現在又被發現,那就是失信於老師,那我們不希望你這樣子,失去老師的信任,所以給孩子一點點的,就是給他就是告訴他這樣提醒他、告誡他,而且沒有給他真的很過量什麼的,因為我們這個也很斟酌啊,對啊呵呵呵。爸爸你相信我們啦!因為我們不太敢太那個、太、太過分的啦,對啊因為我們也是自己吃過,覺得這辣度其實只是刺激,但是不會到太、太過頭這樣子,讓孩子受傷,嘿啊呵呵呵呵,對對對。
A生爸爸:沒有。那種痛法痛起來真的很難過,你可以用處罰別的,那種我也痛過,我也吃過辣椒痛過,啊痛、痛起來那個、不是那個,那也一下子你用喝牛奶什麼也沒有辦法…止痛。
(其他詳如附件一)

5. A生戴紙尿布在頭上整天
同學說東西被A生偷走了,導師林○佳便叫A生把紙尿布戴在頭上,直到東西找出來才能拿下來。A生戴了一整天紙尿布,覺得很丟臉,因不想被別班同學看到,都不敢離開教室。
6. 罰學生不准吃飯,並要被罰不能吃飯的學生到餐廳罰站,還要站著寫功課
爸爸發現A生回家後常常說肚子餓,想找東西吃,還會對貓咪說:「再叫,我就不讓你吃飯!」一問之下才知道兩位導師經常不給孩子吃午餐,因為導師規定:「前一天功課沒寫完,就不能吃午餐!」被罰不能吃飯的學生,午餐時間要去餐廳罰站,並要站著寫功課。
幾乎每天都有同學被罰不准吃午餐,A生曾經一周內連續被罰五天都不能吃午餐。於是,常常整天都肚子餓。不僅如此,A生曾帶著爸爸做的早餐蛋餅到學校吃,導師卻以「餿掉了」為由,要求丟到廚餘桶。
7.導師去家裡拿走A生心愛的六個玩偶,當成同學集點兌換獎品
導師林○佳去電爸爸說要去家裡找同學遺失的東西,便偕同社工師到家中尋找。林老師並問爸爸:「孩子最喜歡的玩具是什麼?」爸爸說:「皮卡丘。」林○佳老師便拿走A生六個皮卡丘及其他布偶,並對A生說:「有乖才要還。」林老師還將沒收的布偶作為班上同學的集點獎品,其中一隻因此被換走。
8.要求A生親自剪破自己最心愛的布偶,並製作成鉛筆袋給同學用
導師林○佳懷疑A生拿走同學的鉛筆盒,命令A生親手用剪刀把他最心愛的、被沒收的皮卡丘布偶剪開,縫成筆袋送給同學。
9.把跑步機速度調快
A生說其他同學的跑步機速度都很慢,但是他的跑步機速度快很多,一堂課跑下來很累、不公平。
10.扣留手機不還給學生
A生手機曾被林○佳老師扣留十幾天,直到家長曾跟導師反應後,導師才還手機;但後來又說學生要學唱歌跳舞,再度長期扣著手機不還。
A生曾經非常期待進入這個學校,他曾在入學時的日記上面寫道:「我們的校園真棒」(附件三),但二個月後,A生將這二個月導師對他做的種種行為,一條一條的用紙筆寫下來(附件四)。這些字體並不工整,但一文一字都是一個特教生對老師、學校、對我們的教育,最沉痛心酸的控訴。
這些都是歧視,不是特教
家長在425日向學校投訴後,導師甚至威脅A生:「如果跟心理醫師或爸爸講的話,明天就會…」,讓A生很害怕。學校將A生留在教務處,一直到619日才讓A生到隔壁班上課。校方並跟家長說:等到下學期換掉雙導師後,再讓A生回原班上課。我們不懂,為什麼老師犯錯,卻剝奪學生受教權?
導師用棍棒、馬桶吸盤毆打學生、罰學生不准吃飯、拉扯頭髮、餵食朝天椒、拿菜刀威脅剁手、處罰戴紙尿布在頭上整天、把學生個人所有之玩偶拿來當同學兌獎禮物、甚至殘忍的要求學生破壞自己最喜歡的布偶作成禮物送同學…。這是管教?還是刑求?是什麼樣的歧視心態與環境,讓特教導師可以為所欲為?
每天中午,有時好幾位、有時一位特教生在餐廳裡,不但不能跟大家一起吃飯,還被處罰站著寫功課,其他教職員都視若無睹嗎?當特教生被導師處罰戴著紙尿布在頭上一整天,其他教職員都看不到嗎?當特教生被關在廁所打、被導師拿菜刀恐嚇而哭時,真的沒有人聽到嗎?該校校長從來不巡堂嗎?
這些視而不見、隱而不報的教職員,都是共犯,應該一併檢視其責任!                       
特教學校調查結果只認定「教學瑕疵」
學校成立了調查小組,貌似公正地進行調查,結果,卻無視於家長提出有關朝天椒事件錄音對話內容,以及兩位導師的說法不一致:
林○宜老師的說法前後不一致:最先說是餵食辣椒醬,後來變成有辣椒的醬油,最後則說是辣椒粉;而親自餵食朝天椒的林○佳老師則辯稱是:涼拌青木瓜絲的辣椒,與林○宜老師的三種說法都不相同!該校最後只針對導師有承認的部分,成立兩個「教學瑕疵」 (附件五)
1. 手機留置學校,未如期讓學生帶回家。
2. 將布偶當成班上學生兌換禮物之獎品,且要求學生將其中一隻布偶剪下部分布面縫製布袋還給同學,該布偶目前已破損。
但是,該校調查報告對於家長申訴之餵食學生辣椒、在廁所以馬桶吸盤打學生、抓頭髮去撞牆、拿菜刀威脅學生偷竊將遭剁手等部分,以雙方「各陳其詞」,目前無法認定,就結束調查。
該校召開考績會就調查報告所提出之兩個「教學瑕疵」,將林○佳老師記兩個申誡,本案就此結案。
嘉義縣社會處睡著了嗎?!
嘉義縣社會處於4月底便接獲兒虐通報。
5月底,社會處社工表示:「仍在調查中,會參考學校調查報告及懲處結果進行考量。」我們想請問:社工的專業及獨立判斷在哪裡?
如果連站在第一線維護兒童權益的社會處對於身心障礙學生受虐都延宕、遲遲不處理,身心障礙兒少權益的保護顯然只是空談!
保障特教生人權,教育部請提出具體作為
我國在2014年正式將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國內法化,該公約第4號一般性意見書第51條:「…身心障礙者,特別是身心障礙婦女和女童,可能受暴力和虐待影響尤甚,包括受到教職人員的體罰和羞辱性處罰,例如使用束縛手段和關禁閉…締約國必須採取一切適當措施,預防和保護免遭一切形式的剝削、暴力和虐待,包括對殘疾人的性暴力…締約國應在一切場所,包括學校,禁止一切形式的體罰和其他殘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並確保切實懲處犯罪者…。」
如果連評鑑甲等的國立的特教學校都漠視特教老師對特教生的歧視與虐待,那又如何要其他學校或機關烙守公約規定?
教育部應該提出具體作為,不要讓歧視與虐待繼續存在特教學校!
因此,我們要求: 
一、     教育部應重啟調查、還原事實真相,解聘暴力老師。
二、     全面清查兩位導師任教過的學生是否曾經遭受虐待,並向社會大眾具體說明將來要如何維護特教學生之受教權---本案兩位特教老師自開學兩個月來,公開虐待轉學生的種種作為,讓我們不得不懷疑極可能有其他學生受害,尤其是表達能力更薄弱的智障生。
三、     教育部應積極追查該特教學校內部的共犯結構,撤換並嚴懲督導不周的現任校長。
四、     教育部應積極設法保護勇敢站出來守護學生之吹哨者,否則特教學校的發展將會劣幣逐良幣。
五、     教育部應全面檢視特教政策,勿犧牲特教學生之權利。
 
附件:
一、電話錄音檔及逐字稿
二、朝天椒照片
三、A生日記
四、A生手寫便條
五、國立特教學校調查報告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9012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施暴幼師續任教職 教育局竟說沒辦法?!」

2019012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施暴幼師續任教職 教育局竟說沒辦法?! 民國107年9月24日中秋假期間,有媽媽發現其4歲並就讀之台南市私立幼兒園幼兒突然有哭鬧、黏人、一直干擾媽媽等不同於平時的行為,且睡眠很差,還會做噩夢。當天又發現老師寫聯絡簿,說她小孩因為不會畫畫大哭,要媽媽鼓勵小孩。媽媽於是詢問小孩發生什麼事?小孩說:老師要他出去教室,還對他說:我不要理你了。 9月25日,媽媽接小孩放學,特別問黃老師發生甚麼事情?黃老師說小孩不會畫畫就大哭,媽媽請老師提供當天監視器日畫面讓家長了解狀況,黃老師說監視器畫面沒有聲音,看了沒用。媽媽到園長室跟園長要求,園方也是拖延,但又說:明天再看,兩方僵持,後因媽媽堅持,園方才提供給媽媽看。 媽媽沒有想到,在監視器中看到令她心碎的畫面。

當天早上10點20分,同學們三兩成群聚集、於座位間走動互動、做著勞作,只有小孩一個人獨自坐在門口的座位,該桌只有他一個人,沒有和其他同學一起進行活動。在畫面中,他面對鏡頭不斷拭淚,完全沒有離開座位。

10點25分08秒時,有一個老師背向鏡頭直接走向小孩,直接拉住小孩的左臂往後托,小孩被強力拖行到後方門外才能站立。黃老師拖行力量之大,連小孩的椅子也被拉托至後方,甚至小孩於拖行間差點撞到後方的鞋櫃。
10點25分19秒,黃老師又拉小孩左手臂回到教室,在座位前將幼童甩到地上,小孩跌坐在地板上,黃老師蹲下將他拉起,兩手握住小孩的兩臂上下搖晃,並用手掩住小孩嘴巴。 10點25分46秒,黃老師要小孩回原座位坐好。






20181121新北市鷺江國小608班家長新聞稿「教育專業 大家護起來 家長聲援捍衛教師專業記者會」

20181121新北市鷺江國小608班家長新聞稿
教育專業 大家護起來 家長聲援捍衛教師專業記者會

今年六月二十八號,劉芳君老師是新北市鷺江國小六年八班的導師,為了教授人權議題,與他的同事設計了人權教案,並帶學生到鄭南榕紀念館參觀。沒想到被陳明義議員開記者會痛批是「假教學、真洗腦」,接下來還被校長在校務會議上公審,叫老師「要言論自由,上臉書寫」,還被學校考核認定「主題式教學不妥」,十月時更收到考績乙等。 一個老師願意以創新的方式教學,甚至認真設計教案,這個教案不但符合十二年國教課綱的能力指標和素養,甚至獲得鄭南榕基金會「第十屆中小學人權教案徵選設計比賽」優選(附件一),更在今年10月獲教育部肯定,收錄為人權教案(附件二)。如此教學用心的老師,為什麼會受到學校這樣潑冷水的待遇? 而在更早之前,劉老師為了讓學生能夠完整的清楚討論課堂問題,在他教授的數學和國語科目上實施「主題式教學」,將一周的五堂數學課,一天兩堂或三堂的方式授課,讓學生當天就有充分的時間解決每次課堂討論的問題,老師也可以更完整的教學。 但就在去年底,校長卻以「有家長匿名反映,不滿劉老師的課表安排」為由,不但在上課中直接和督學在未徵詢同意下進到教室要求觀課,甚至發文要求老師改成學校要求的課表。
這位匿名投訴劉老師課表安排的家長始終未曾露面,反而是該班家長發起問卷訪問,全班27位家長意見皆為同意劉老師的課表安排,甚至還得到不少家長的認可,認為劉老師的教學方式對孩子在學習上有正向影響(附件三)。然而當家長代表帶著有著全班家長具名簽署的同意書找校長時,校長卻說這都不重要。
甚至劉老師向新北市政府教師申訴評議會提出申訴,教師申評會也認為鷺江國小的解釋缺乏正當性,認定劉老師的申訴「申訴有理」後(附件四),學校卻向教育部提出再申訴,並且繼續發文要求老師更改課表。 為什麼一個匿名家長的意見可以讓學校不惜再申訴到教育部,全班家長簽上名的意見書,校長卻覺得不重要呢?
學校行政本該是服務教師專業,甚至支持教師專業自主的,怎麼會變成箝制教師專業呢?一個用心創新教學的教師卻被學校行政箝制,教師們應該要積極起身捍衛才是,甚至,大家都到鄭南榕紀念館來教人權教育。 因此608班的家長們決定親自站出來(附件五),從家長們開始,與鄭南榕基金會,以及教育團體人本教育基金會出面召開記者會,並且發起「教師專業,大家護起來」連署,呼籲教師們、家長們、社會大眾們簽署。教…

2019031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為什麼不適任教師淘汰不掉?!」記者會

2019031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相關檔案詳見此
為什麼不適任教師淘汰不掉?!
是學校,還是人間地獄---新竹建功國小特教班 本會接獲家長申訴,其子因自閉症就讀新竹市建功國小特教班(力學班),該班任教二十年資深陳姓教師不僅在家長面前打小孩,還要求家長要痛打小孩。因孩子進入該特教班後,情緒常失控、出現無法控制小便、焦慮咬手指等退化行為,家長要求老師不得體罰未果的狀況下遂錄音蒐證。赫然發現該班對待特教生的方式,不是打即是罵,甚至只因學生偷吃餅乾,王助理員就罵該生:「你敢再吃人家東西你就試試看,我就打死你跟你講。站著去!站著!馬上去那邊站著!站好!站著!中午不要吃飯,站著!中午不要吃飯」,曾師在旁還附和:「敢吃掉就完蛋了」,王助理員甚至跟曾師說:「我跟你講,不要告訴他媽媽他沒有吃飯,我們碗還是給他弄一下,撿好了分給人家,表示他那個碗是有裝過的」,當天不僅不准該生吃午餐,該生被罰站一小時以上。從錄音中,未見該班三位從事特教之教師及助理員有任何教學或行為之引導,只有不斷的威脅、命令:「去罰站」「你閉嘴」「你在塞到別人嘴巴裡,我就打你」等語充斥在該班。三位特教班教師及助理員對於特教生之情緒、行為展現完全無專業認知,亦無承接處理之方法,只會用違法、錯誤之手段進行管教,全然悖離特教之專業。 亦有其他家長向本會申訴,曾姓教師不是初犯,去年就曾體罰學生成傷,家長送醫後經醫院通報社會局,社會局告知學校,學校就記曾師一支小過;更有家長申訴,其子於105年就讀該特教班,陳姓教師就曾強制餵食致學生嘔吐、以灌辣椒水方式教導學生漱口、王姓助理員以戒尺打學生、動手搧打學生臉頰(詳附件一,相關事證整理)。然而,該校卻長期放任陳師、曾師、王姓助理員違法處罰、虐待學生,陳師甚至是該校績優教師,三人聯手,利用特教班學生無法為自己處境發聲之困境,不斷欺負這些學生。不能忍受的家長只能轉學,自求多福,而無法轉學之家長,只能讓學生處在毫無特教專業、充斥暴力之環境受苦,或以為這樣的不人道的對待是善意的付出,是教育的方法。 但是,該校教評會調查後,縱使老師於調查中均有承認動手、餵學生喝辣椒水,教評會卻認定陳師與曾師沒有體罰(附件一),只有「班級經營、教學行為失當、言語失當、親師溝通不良」,將二位教師進入二個月之輔導期。家長去電詢問教育處,承辦人員回應家長:教評會屬於學校權責,市府只能尊重。」,卻在聽聞本會將召開記者會之際,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