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20180718人本教育基金會、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新聞稿--讓每個孩子都可以成為自己,從立即停止在校園中的隔離與歧視開始



讓每個孩子都可以成為自己
從立即停止在校園中的隔離與歧視開始



小雯是一位跨性別女性,在醫生的評估下,接受了賀爾蒙治療。多位醫生都認為,她應該持續用自己的性別認同在校園中生活,這是重要的醫療環節,有助於她未來順利以自己的性別認同在社會中生活。

人為的艱難處境,讓孩子在學校過不下去

考取長庚大學後,小雯在入學前,多次與校方說明、溝通;榮總以及長庚醫院也分別開立了「建議校方安排入住女生宿舍」、「建議按照個案自身性別認同安排住宿」(附件一)的診斷證明。但是,校方在多次溝通後,依然只准許小雯入住男生宿舍。

因為賀爾蒙治療的關係,小雯的女性性徵已經開始發育,每次進出男生宿舍,都可以感覺到周遭質疑的眼光。試想一位女性同學,被迫必須每天進出男生宿舍,當然會引起其他男同學的困惑。更何況,目前社會對於跨性別者的認識仍然不足,甚至部分團體對跨性別者仍抱有惡意,在這樣的社會現狀下,強硬把跨性別女安排男生宿舍,是在創造一個嚴重不友善,讓人擔心害怕的環境。

在這樣的壓力下,小雯不得不試著避開有人出入的時段,一直到深夜沒人走動,小雯才敢進入宿舍休息;每天趁還清晨沒有人醒來,就急忙離開。這是一個成年人也沒辦法承受的生活。更何況,賀爾蒙治療可能對肝功能造成負擔,這樣的生活,讓小雯的身體難以承受,肝指數也就出現了異常。

校方推卸性平責任,要孩子自己承擔,獨自受苦

面對生活以及身體的嚴重狀況,小雯不得不寫信向校方求救,學校住宿組知道狀況後,竟然以「法規上無法安排入住女宿」作為藉口。但小雯去信向教育部詢問的結果,教育部的回覆是「住宿之相關規範,係屬各校權責」,並表示「學校不可因性別不同而對學生有差別對待,更應該減少學生產生的相對不公平感受」。

住宿組眼見無法用法規推託,就改口說是校規規定。小雯追問是依照什麼校規?住宿組提不出任何法規依據,最後竟改口為習慣。用規定唬弄學生已經是極度不良示範,更糟糕的是,被揭穿時寧可用習慣來胡說,也不願意協助一個正在受苦的孩子。



不得已,小雯只好再向學務長求救,學務長在2017/9/27安排了一次面談,協調住宿狀況。然而,實際到場面談時,學務長卻忽視醫師的診斷,以錯誤的性別意識把小雯的情況類比為「男扮女裝」,甚至以「偏差行為」來舉例說明小雯的行為;種種錯誤類比,最終把面談結論導向「這些(扮裝、偏差的)人都可以適應,小雯也要自己適應」。在場的住宿組組長還建議小雯「可以中性一點」、「不要刻意讓自己好像很女性化,然後讓大家特別注意你」。

「規劃及建立性別平等之安全校園空間」是性別平等教育法賦予各級學校性平會的任務。但是長庚大學的學務體系,從下至上,沒有人願意承擔責任,沒有人願意改善孩子艱難的處境。竟還要求小雯「要自己適應」、「中性一點」、「不要刻意女性化,然後讓大家特別注意你」。

不僅如此,校方一方面對小雯的家長表示說有開會,都在幫忙孩子。但事實上,在會議內卻把所有責任歸責給小孩,要她自己解決。這樣的兩面手法,藉由讓家長害怕成為苛責學校的人,來把支持孩子的力量一個一個移除,讓孩子只能孤獨面對更多壓力與惡意。好在,小雯的家人最後看穿了這個伎倆,目前都在支持小雯的行動。

總教官違反教育中立,用宗教立場傷害學生

9/27的面談總教官也在場,他對小雯用非常不友善的態度連續逼問她的性別,還直接仗著他的宗教立場否認跨性別者存在。(以上三位所作不當言論請參考附件二。)




這樣的逼問,光是發生在學校同儕之間,就已經讓人很難忍受了,更何況是學校高層對學生說出這些話。小雯聽到的當下,就很想離開現場,但囿於學生對師長的立場,又不敢直接離去,只能在充滿敵意的現場不斷的道歉、不斷的解釋。這個恐怖的場景,讓小雯在討論完後情緒崩潰,到現在九個多月過去了,還需要持續接受諮商以及精神治療(附件三)。

性別歧視的言論與行為,也是性騷擾,會造成嚴重傷害

性別平等教育法規定「以明示或暗示之方式,從事不受歡迎且具有性意味或性別歧視之言詞或行為,致影響他人之人格尊嚴、學習、或工作之機會或表現者。」也是一種性騷擾。這個事件中,總教官連續咄咄逼問小雯的性別,之後又以宗教主張否認跨性別者的存在,長庚大學性平會通過的調查報告也認定:總教官逼問性別、否認跨性別者存在的言行是「以暗示之方式,從事不受歡迎的性別歧視言論,構成敵意環境性騷擾」。而且,因為總教官性騷擾的行為,小雯持續焦慮、憂鬱、惡夢,需要持續治療、諮商而無法繼續就學。

讓我們感到比較訝異的是,學務長在接受性平調查時,曾表示「傳統性騷擾是對身體嘛!除了性猥褻,上課都有教嘛!這是我上課的專題之一嘛!就是傳統的都是那種對身體不舒服的,或是沒有透過,批評人家身材的,或是拿A片給人家之類的,然後傳統性騷擾。現在談的應該是性別歧視」。性別平等教育法是非常基礎的教育法規,教育部也號稱有進行足夠的宣導,但很顯然,學務長並沒有了解,性別歧視的言論與行為能構成性騷擾。更讓人驚訝的是,學務長表示這是他上課的專題之一,對於上課的專題,連最基礎的法規定義都不了解,對於授課如此怠忽,隨意帶給學生不正確的觀念,教學能力顯然有違失。

此外,從學務長的對於性平調查小組的答覆中,可以發現綜理大學學生事務的高階主管,連對於性騷擾的定義,都可以如此無知,可見教育部確實在對於學務人員、行政人員、教師的性平教育訓練上,還有嚴重的不足。

體制違法包庇

就在本次記者會召開的前幾天。我們收到長庚大學來函,表示「將乙師調查報告移送本校軍訓教官相關會議議處,經軍訓教官人事評審會決議,不予懲處」。

依照教師法14條第1項第9款的規定,經性平會認定性騷擾,且情節重大,是足以解聘教師的狀況。但總教官經性平會認定性 騷擾,而且造成孩子「持續焦慮、憂鬱、惡夢」的嚴重精神傷害,校方依然決議不予懲處,只因為身份是軍訓教官,就不用對性騷擾造成學生心理重大傷害的行為負責嗎?

此外,性別平等教育法立法多年,學校外也有性騷擾防治法等法規,但唯獨高級中等以上學校軍訓人員獎懲作業要點中,對於性騷擾未訂有處罰規定,只明定處罰「未嚴守性別分際」的情形。這樣的規定就如同學務長對於性騷擾的錯誤的概念一樣,誤以為性別歧視不是性騷擾的一種態樣。教育部對於這一個離譜而守舊的法規,應當負起修正的責任。

校方高層竟然用誣告濫訴來對付學生

在請求長庚大學性平會調查不久後,小雯接到了警局的電話,說小雯因為被提起刑事告訴,請她接受調查。其中包含了學務長提告的妨害秘密罪、恐嚇罪以及妨害名譽(加重誹謗)罪;以及總教官提告的妨害祕密罪。

對於妨害秘密罪的部分,主要是對於小雯在學務長室的協調會中錄音來提告。但是,這個會議中,主要是在討論對於跨性別者的住宿,學校要怎麼進行安排的政策溝通。整場會議惟一涉及秘密或隱私的部分,只有小雯的跨性別者身分、以及相關醫療證明文件或資料。從這裡可以看出,學務長及總教官的提告,並不是為了維護自己的祕密或隱私,而是「以刑(刑事)逼性(性平程序)」,目的在阻擋小雯走性平程序處理此案。學務長在接受性平會調查時一開始就說:「你那一份資料是怎麼來的?這個法律問題要先釐清,沒有我們同意他怎麼可以錄音?那一本一定是逐字稿您手上的這一份資料是違法的。」顯然,學務長一開始就想否定錄音證據可以當作性平會的調查證據。

可是,校園的性騷擾案件常常發生在隱密處,如果被害人想被法留下證據,自力救濟很困難。如果不允許被害人自力救濟留存證據,很多案件根本無法成立。而且,刑法妨害秘密罪的要件有包含「無故」也就是指無正當理由。小雯的錄音是為保障自己的人格尊嚴、留存加害人以性別歧視的言詞進行性騷擾的證據,絕對有正當理由。

恐嚇罪的部分,學務長提出的證據是小雯傳給諮輔組組長的簡訊,那是在小雯情緒崩潰後接受諮商過程中,基於對長庚大學諮商輔導組的信任,所以把自己的情緒與感受透過簡訊訴說給諮輔組組長,根本不是傳給學務長的簡訊,內容也沒有指涉特定人,更沒有恐嚇的意思。這一點,學務長也很清楚。

加重誹謗的部分,學務長是以小雯在休學申請書上表示遭到性騷擾當作證據來提告。然而,長庚大學究竟是一所捍衛性別平等、落實保護學生就學環境的學校?還是一所不充實學校職員性別知能、包庇學校高層人員對學生性別騷擾的學校?長庚大學是否恪遵性別平等教育法是可以交由公眾評論之事,任何家長都會希望自己的孩子就讀的學校平等且友善。

這些濫訴的狀況,不僅可能成立誣告,也顯示了學務長及總教官對於他們的言論傷害到學生毫無反省,更可以看出:學務長及總教官不是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利而提告,而是要給竟敢要求校方調查高層的這個「不聽話的學生」一個教訓。這個學生是走校內正常程序申請調查,他們也可以透過這個調查程序完整表達意見;這位學生因為他們的言論,處於情緒崩潰、焦慮、憂鬱的巨大傷害中,再用訴訟施加壓力,是會造成學生危險的行為。結果,為了維護自己不可以被學生挑戰的威權,為了挾怨報復申請調查的學生,這個學校的學務長、總教官告學生,視學生的安危於不顧。

諮輔人員把輔導資料給學務長,嚴重違背輔導法規與倫理

學生輔導法第17條第1項前段規定:「學生輔導工作相關人員,對於因業務而知悉或持有他人之秘密,負保密義務,不得洩漏。」但小雯傳給諮輔組組長訴說情緒的簡訊,最終竟然被當作學務長濫訴小雯的證據。這嚴重的違反了最基本的輔導諮商倫理。

這個行為,讓小雯連對學校諮商系統,都無法繼續信任下去。這對一個情緒崩潰、焦慮、憂鬱的孩子來說,等於奪走她的救命繩索,這種嚴重背離輔導倫理,導致學生危險的行為,也明確的顯示了諮輔組組長,也有不適任的問題,也是長庚大學必須處理的部分。

性別平等意識是學務人員的基本知能

透過教育掌握性別平等知能,是保障多元性別學生不受歧視、霸凌的有效而重要的手段。正因為有這樣的認知,所以才在法規上落實為性別平等教育法。

所以,對於有處理學生事務職權,而且和學生校內生活息息相關的學務人員來說,性別平等知能至關重要。當學務人員欠缺性平知能,那麼長庚大學的學務長、總教官、住宿組組長的言論對學生造成的傷害,也可能發生在任何一個孩子身上。

在避免造成學生傷害的這個重要的前提之下,教育部應該要把欠缺性平知能,或是抱有性別歧視的狀況,當作是教師法14條「教學不力或不能勝任工作」的一種態樣。

隔離也是歧視

就我們了解,長庚大學目前打算將女生宿舍外數間招待所,改為所謂「性別友善宿舍」,供跨性別學生居住。校方特別劃出一個「性別友善宿舍」那其他宿舍就可以繼續是「性別不友善宿舍」嗎?如果校方要規定跨性別者只能住在所謂性別友善宿舍,那就表示校方沒有想清楚性別友善的意義。我們不反對設立性別友善宿舍,但要在孩子可以自由選擇的情形下,否則,那就不是性別友善,而是隔離。

如果校方選擇隔離,那不只沒辦法幫到小雯,也沒辦法幫到跨性別者。小雯的多份診斷證明中,都不斷表示讓小雯應該居住在與自己性別認同相同的宿舍中,這才能讓小雯適應自己所認同的性別,這對於未來的社會生活是相當重要的準備。

避免性別友善宿舍成為隔離措施,一方面是跨性別者的身分是一個隱私,要不要公開,要由當事人來決定。如果用隔離的方式處理,那麼將會造成跨性別者因為進出這個宿舍,就被迫出櫃。

另一方面,即使設備相同,甚至更好,現代社會依然不會允許任何人去設置「黑人專用車廂」或「黃種人專用廁所」。因為不僅不平等是歧視、隔離更是歧視,而且隔離會使得相互理解更加困難,而去加劇歧視的狀況。長庚大學必須深切的認知到,作為一個教育機構,不能實施隔離措施、不能示範歧視,更不能去加劇歧視的情形。

請讓小雯安心回到學校上課

學務長、總教官的言論,對於小雯造成很嚴重的傷害。而且也顯示他們不具備學務人員應該要具備的基礎性平知能,但又任職於對於小雯的校園生活影響重大的職位上,假使他們還繼續在目前的職位上,小雯如何安心就學?而且不只是對小雯,尤其總教官性別歧視的言論已經被判斷為性騷擾;在工作上又在不適合的場合大談其宗教信念,違反教育中立原則,這樣的人如果繼續從事學務工作,並掌有不對等的權力關係,對所有多元性別的學生來說,都存在危險。

此外,對於目前各級學校校園普遍對於跨性別者的住宿,沒有良好的理解與規劃,教育部應該要建立並公告針對跨性別學生入住宿舍的指導方針。同時在小雯的個案中,要求校方尊重醫生的指示,讓小雯於回到學校後,可以依照醫生的醫囑「按照自身性別認同住宿」。

長庚大學的高層,以性別歧視的言論,造成學生重大精神傷害,把學生趕出校園,對於各級學校都有性別平等教育義務的台灣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汙點。教育部作為主管機關,對於匡正這個反性別平等教育的狀況,責無旁貸。我們嚴正要求:
一、教育部立即建立並公告針對跨性別學生入住宿舍的指導方針。
二、針對跨性別學生依自己性別認同住宿的可能遭遇的反對,擬定性別平等教案,供各校參考使用。
三、教育部應將長庚大學陳姓總教官調離教育相關職務,回歸軍隊,確保陳總教官不會再接觸到任何學生或教育事務。
四、教育部應要求長庚大學將本案中欠缺性別知能的學務長、住宿組組長調離學務工作職位。
五、教育部應要求長庚大學調查、追究諮輔組組長違背保密義務的行為。
六、教育部應要求長庚大學,確保小雯回到校園後,能依照醫師的指示,「按照自身性別認同住宿」。

附件一:依照自己心理性別入住的診斷證明




附件二:錄音檔節錄

會議中欠缺性平意識及涉及性別歧視、性騷擾之言論
學務長
學務長:我可以告訴妳喔,這種例子在學校不是第一次第二次了。當然我不是說其他的個性、外表你也看到的,老師看到的例子:有其他同學一樣男生化妝、抹口紅、頭髮比你還長,穿裙子,也還發生過啊。他也住男生宿舍啊,他也沒有來啊,也沒有怎麼樣啊,其他同學面對他,他也是這樣啊,所以不是只有你最特殊,齁。
學務長:你只是比較特殊的個案。我們三個,重調生活經歷,有那個性懦弱的,有那個土豪型的,有一來就把書包拿過來搜一搜的,這種類似的情況五花八門,老師也不講具體哪一個,太多了。你遇過不少同學,打架的啦、罵三字經的啦,那其實一樣的。你在這個環境你要去面對,法律該治理的法律治理,法律沒有治理的就是你同儕之間要去面對的。
總教官
總教官:好,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訴你,沒有依據任何法律、依據一個真理,你告訴我你是男的還是女的?
小雯:我是女生。
總教官:國家的法律你是男的還女的?
小雯:正在改變中。
總教官: 對,所以你現在是男的還女的?
小雯:我還是女生
總教官:所以你不是國家的人嗎?你不要跟我辯這個東西。
總教官:我也可以很明白的告訴你,我是基督徒,我只相信真理。上帝造人只有造男跟造女,沒有造第三者性別第三類
住宿組組長
住宿組組長:你今天你要適應這個環境,你在你的穿著,
雖然你的認為你是心理女性,但是你在你的穿著什麼的,打扮方面,其實你
也可以中性一點。我沒有說一定要你很中性或是男性。但是你可以說不要去
那麼的,就刻意要去讓自己好像很女性化,然後讓大家特別注意你
  
附件三:精神傷害診斷證明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80927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以生命控訴-請監察院調查台北市民權國中不當管教學生及台北市教育局怠惰失職

請按此參閱記者會資料 以生命控訴 請監察院調查台北市民權國中不當管教學生及台北市教育局怠惰失職

自殺的新聞旁,總標註著「請珍惜生命」。這個標語對於王爸爸、王媽媽來說,太過沉重,因為他們的孩子在去年12月7日自殺了。王爸爸、王媽媽知道他的孩子不是不願意珍惜自己的生命,而是這個太年幼的生命裡,除了完成大人訂下的規則,他以為沒有其他選擇。 才三個多月的國中生活,為什麼會讓一個孩子走上絕路?王爸爸、王媽媽一直在尋找答案… 性平會成校長私刑場所,壓制家長接受校方所有要求 才剛開學兩個月,王生因為在放學時和兩名同社團的同學發生衝突,民權國中召開了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性平會)。性平會中,校長朱毋我竟要兩造雙方都到場,並且直接稱王生是「小孩子騙大人」,直接採信對方的說法。朱毋我校長還對王生喝斥:「你就是有病,就是要吃藥」。王生爸爸發現學校作法失當,提出應該要有專家在場,校長竟稱說:「我們這個會議在場的都是專業輔導人員,就等同於醫生」、「今天性平會調查結果我們說了算」,令家長不敢再提出意見,只得聽命於學校。 性平會後,學校禁止王生參與第八節課及晚自習,且整當周整天需「抽離」到學務處;放學時必須由家長親自接王生回家。王生回到班級上課後,若於上課期間影響秩序,也會於課堂中直接被帶至學務處留置,且經常留置到放學,也會被生教組長叫去學務處進行勞動。在12月7日前,王生曾連續三個禮拜整天都在學務處,無法回班上課。 「抽離」至學務處,竟是羞辱和恐嚇 王生自殺後,王生家長接到多位九年級學長留言表示:王生被抽離到學務處的期間,他們目睹生教組長對王生大吼大罵,有時午餐還沒吃完就被叫去罵;生教組長更多次將孩子強留在門後與牆壁間的空間中,以禁閉罰站方式處罰孩子,並用力踹門板發生巨大聲響;更羞辱的是,連去上廁所也要向組長鞠躬報告。學務主任則公然詢問王生「吃藥了沒」。只要王生被送到學務處,學務主任、生教組長會警告王生:「你只要吵一節課,就是在學務處待一天」(附件一)這些指控歷歷,讓王生家長崩潰—原來,學校以「抽離」為名,進行的是恐嚇與羞辱,原來,孩子這些日子來承受的是這樣的壓力。 學生因犯錯被要求到學務處,本來就承擔被貼標籤、被指責的壓力。但在這樣的壓力上,學務主任、生教組長竟還對王生恐嚇、羞辱,造成他更大的身心壓力。王生過世前,有長達三周都被以「抽離」之名被隔離在學務處,他所受的遭遇連學長都看不下去了…所謂的「抽離」,難道就…

20180709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大獨裁者,退散!把孩子從惡魔教室解救出來

大獨裁者,退散! 把孩子從惡魔教室解救出來 二重國小許○華老師的「惡魔教室」 本會接獲申訴,二重國小一年○班某位家長因為孩子回家後,開始有焦慮的症狀,睡覺會做噩夢,怕被叫去「面壁」(面對牆壁罰站),也曾聽過孩子提到班導許老師會要全班一起笑某個同學,或罵某個同學,甚至開始會用非常不客氣的語氣指責家人。家長聽聞該學區有家長提過許師教學「像希特勒帶兵一樣」;4/30號晚上,孩子回家跟家長說某個同學帶早餐去學校吃,吃不下後收著,許老師叫他吃完,該同學說「媽媽說吃不完帶回來吃」,許師說「甚麼都媽媽、甚麼都媽媽,在學校要聽老師的」,該同學吃完就去廁所吐了,老師生氣叫他把吐的擦乾淨,當他回到教室,許老師對著全班說他裝吐、裝可憐。於是家長開始錄音蒐證。而錄音內容讓家長驚覺許師帶班風格已嚴重影響小一學生之身心健康。 每天早自習時間,一年○班總是非常安靜,縱使老師不在班上。這樣「自制」的秩序感,相較於大多數小一教室鬧哄哄的生命力,非常奇特,甚至可說是怪異。我們透過小孩的身心壓力症狀及教室現場錄音,才得知這是該班導師許老師長期以「權威」建立一個「惡魔教室」。許老師用「不要害許老師」、「害一年○班」、「老師很辛苦」勒索恐嚇學生,甚至建立讓學生彼此糾察、用全班公審的方式來審訊不聽話的學生、獎賞聽話的學生。每當許老師羞辱或嘲笑某個同學時,此起彼落的附和(太可惡、不要把許老師當傻瓜;跟著許師罵某些學生是苦瓜臉)、討好(「許老師,你好漂亮」、「許老師,你辛苦了」),許老師透過建立嚴密管控的威權,讓她成為該班的「獨裁者」,只要他一聲令下,該班許多學生就會執行他的意旨,甚至造成學生說出「你想死去死,不要害到我們就好…你想死好讓你去死」等惡毒的語言。(詳見附件一,錄音截錄文字檔) 教育裡不能讓大獨裁者存在 美國加州帕羅奧圖市高中老師朗‧瓊斯(Ron Jones)多年前在他的歷史課做一個「原始法西斯運動」實驗,該實驗在2008年改編「惡魔教室」。他為了回答學生的一個問題:「德國人民怎麼可以宣稱對猶太人屠殺一無所知?」,為了探究這個問題,他在學校實行為期五天的實驗,僅僅四天他就在課堂間建立了一個奉守紀律、團結、行動(忠誠與告密)、榮譽為首要目標的團體,最後一天他公布了他的實驗,並且為大家說明當規則取代理性時,法西斯主義就在這裡。朗‧瓊斯的實驗帶給我們重要的訊息,納粹重現並非難事,只要我們繼續期待一個強而有力的獨裁領袖…

20180611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羞辱、恐嚇兒童,就是犯罪。衛福部應追究社政主管機關不作為之責任。

羞辱、恐嚇兒童就是犯罪 衛福部應追究社政主管機關不作為之責任
新北市三重區益智幼兒園莫姓老師上課時,以「笨」、「你太爛了」、「丟臉」、「你敢給我吐掉,我扁你喔」等語連續辱罵、恐嚇A生,並於該A生尿褲子時,要求全班小孩一起笑他。 羞辱、恐嚇兒童會造成兒童嚴重身心傷害,是犯罪行為,不是教育 新北市社會局對此案開罰6萬元。在刑事提告的部分,新北地方法院判決犯成立成年人對兒童之公然污辱罪及恐嚇維安罪,因為是一行為觸犯兩罪名,所以法院以比較重的成年人對兒童之恐嚇危安罪,判刑四個月得易科罰金。這個判決昭示了:除身體傷害外,羞辱、恐嚇兒童都是嚴重的犯行,不是教育行為。 兒童權利公約第37條也明定政府有義務確保「所有兒童均不受酷刑或其他形式之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之待遇或處罰。」。但是,家長或教師以「教養」、「教育」為名,對兒童施以體罰、羞辱、恐嚇,仍然時有所聞。前幾天新聞上一對年輕父母在臉書上撥放嚇小孩、打小孩的影片,留言表示讚賞與支持者並不在少數,更遑論許多校長、教師把「教育」作為體罰或羞辱學生的藉口。 我們呼籲大人們,把這個判決當作是一個警示,立即停止羞辱兒童的行為,也不要再以任何剝奪他的身心與安全需求的方式恐嚇他,例如:「你再這樣我就打你」、「你再這樣你就不要吃」、「你再這樣我就要離開你」,這些話對於身心需求都需仰賴大人的孩子來說,都是巨大的傷害。 幼兒園其他教師早就知情 A生在2017/8/15遭到老師恐嚇、公然侮辱,從現場的錄音中可以聽出,莫姓老師邊罵A生,邊與旁邊的其他老師抱怨。其他老師有目睹A生被公然侮辱、恐嚇的狀況。A生因此害怕得不敢上課,8/17 A生媽媽到校處理時,主任馬上捧上一個禮盒賠罪道歉,顯然,主任知悉了孩子不敢上課的原因。且以該幼兒園空間的開放程度來說,當時莫老師大聲羞辱、恐嚇孩子時,幼兒園的老師、行政人員應該都能夠察覺。 校方、教育局未遵守通報義務 益智幼兒園校方人員知情未通報,新北市教育局8/17接到家長申訴後也並未依法進行兒少保通報。直到本會於8/21接到申訴案,並於同日通報社會局之前,並沒有任何單位通報。顯然、校方跟教育局都違反了兒少權法24小時內的通報義務。 心理壓力嚴重影響了孩子的成長 其實A生在家裡,已經學會自行如廁,而不需要穿尿布了。自從不穿尿布以來,也從來沒有在家中尿褲子,需要大人幫忙的時候,也可以自己表達需求,請大人陪他一起去上廁所。所以當莫老師說A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