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20151023新聞稿--地檢署為起訴而起訴-反課綱學生被起訴聲援記者會

20151023新聞稿

地檢署為起訴而起訴-反課綱學生被起訴聲援記者會

前天(10/21)台北地檢署以妨礙公務的罪名起訴五位學生,並且同樣的罪名也正偵查兩位未成年學生。因此今日,義務律師、臺權會、司改會、反黑箱課綱行動聯盟和近20個公民團體到地檢署,譴責北檢的決定,根本是「為起訴而起訴」。

律師團的顧立雄律師表示:「地檢署的起訴動作是多此一舉與矯情」
顧律師說,本案件主要是因為反黑箱課綱所衍生向教育部的陳抗議題,教育部已經撤告,照理講一般社會也不覺得有什麼犯罪行為要進行追訴。
即便檢察署認為涉及非告訴乃論,需要處理,也應該體察教育部已經撤告意思之下,可以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但卻強迫學生要認罪,且提出相對應條件須繳納3萬元公益金等,學生不答應就起訴,起訴後還請求法院判緩刑。

他表示,其實緩起訴並不須要自白認罪,也不一定要繳公益金,但是台北檢察署卻偏要多此一舉,在教育部或是駐衛警察都表明不願追究的情況,明明可以為職權不起訴處分情形下,卻還要把問題推給法院,浪費司法資源,變成讓學生在無止盡之司法纏繞。

同時也是台灣人權促進會執行委員的涂予尹律師表示,檢察官起訴行為違反比例原則。
憲法上有所謂比例原則,就是如果為了要達成目的,有很多種手段可以採取,國家機關就必須且有義務的採取對人民權利侵害最小、最少的手段,
但今天檢察官從偵察到起訴,都忘記了比例原則,這件事情在教育部撤回告訴之後,還繼續做偵察,且偵查之後檢察官也不是非起訴不可,檢察官有很多其他的處分可以採取,包括緩起訴或是不起訴。
更遺憾的是,在起訴之後,檢察官還很矯情的附帶一句說:「我們來建請法院用緩刑的方式來處理學生案件」,這都完全忘了憲法上所謂的比例原則。

涂律師也提醒,當天723日的晚上,學生們進入教育部之後,有一些學生們照片被警察流出,這部分警察有可能是否有涉及到《兒少法》,關於兒少的權利應予以保障的規定。而警察也違規使用了束帶,違反了警戒使用條例的規定,對學生強制上束帶或手銬,同時也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禁止學生使用行動電話與外界通訊,跟律師聯絡。
警察的這些行為相較於學生進入教育部合理的表達他們的訴求,難道不是更應該讓檢察官去作偵查,更應該主動去追訴嗎?
我們認為說檢察官去起訴學生,卻對警察違憲、違法的行為卻輕輕的放過,我們不知道檢察官所維護的到底什麼樣的價值,而檢察官這樣的作法已經殘害了我們台灣的民主,已經殘害了學生的學習權利,我們也希望說檢察官可以痛改前非。
另外也呼籲這些案件到了法院後,法官可以發揮勇氣及在憲法上所學到的相關原則來勇敢的作出無罪判決。

這次被起訴的學生之一,陳柏瑜表示,他們尊重北檢的立場和做法,但是學生有自己的理念,未來將會在法院與法官表達他們的公民不服從的行動的動機與價值。學生不會迴避司法的流程和後果,不論定讞要判刑或無罪,都會接受;也請教育部遵守這樣的法治原則,公開黑箱的程序和資訊。

北社張葉森社長則表示,反課綱的原因完全是因為黑箱和不正義,違背法律保障學生教育的權利,應該被起訴的是蔣偉寧和吳思華,這些促成微調課綱的官員,現在卻有五位學生和兩位未成年的少年,被北檢以妨礙公務起訴。北社認為教育部長應該向社會認錯,也希望司法能還諸正義,以無罪結案。

而由高中歷史教師組成的歷史教師深耕聯盟,儘管教師們今天必須教書,也發了一份聲明表示,往往教育都被迫要為錯誤的政策背書和善後,但是他們這次要來反對這個違法黑箱的課綱。同時也對這次的起訴感到憤恨,他們會繼續協助第一線對抗政府的學生們,協助和照顧每一位學生。

公民監督國會聯盟的張宏林執行長則說,教育部在占領教育部行動清場之後,還繼續高架拒馬,根本就是在唱雙簧,教育部根本就很清楚後續要再繼續清算學生,所以繼續架著拒馬。台灣的主政者根本不是在教育學生,而是在「教訓」。

樹黨的潘翰疆則表示,司法根本是選擇性的起訴,如果是723進到教育部,就是全部起訴、濫訴,如果是730這麼多人占領教育部,他就不抓,而選擇性的起訴。他向反課綱、公民不服從的學生致上敬意,也呼籲公民團體要用更大的力量,讓這個不當的政府下台。

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的楊月清則提到,他非常的感傷。冠華的家人從當初再灌滑過世的第一時間,向媒體宣布「我孩子的死,和教育部沒有關係」,是教育部在新聞稿上用紅字加上去的。但到現在,他們開始正式接受兩家媒體的訪問,並且開始關心其他年輕的同學,將要承擔的訴訟和社會壓力。他對冠華的家人致上最高的敬意。

島國前進的陳惠敏則說,其實的政府一直在錯過展現「認錯的勇氣」的機會。這個勇氣本來是給年輕人最好的鼓勵,但是顯然我們的國家、所有的制度都欠缺勇氣,那社會只能教導「有權者能使無權者認錯,而無權者集義起來去奮鬥是不值得去鼓勵的」。他呼籲台北地檢署不該推拖責任,應該拿出大人的勇氣和責任,讓年輕的世代學到比教科書更了不起的東西。
而且不斷說首謀、帶頭或者是煽惑,但是讓年輕人為公益集結在一起行動,去對抗不合理,其實觸動首謀的才是那個國家。
他鼓勵年輕人不要輕易相信有權者給的敘事,希望他們發展出自己的敘事,也勇敢的去面對。

人本教育基金會的執行長 馮喬蘭則說「這個政府已經為我們闢開另一個戰場」,從反黑箱課綱要求程序正義和思想自由,已經不只在課綱的戰場,也到司法的領域,也會繼續共同聲援。

最後遭妨礙公務罪起訴的兩位學生,以及也是以涉嫌妨礙公務正在被偵查的兩位同學,共同呼籲教育部,如果教育部真的有善意、真的想幫助學生,那請立即公開所有爭議的程序資料供公眾檢視,並且在程序上落實一個透明、可讓公民參與的課綱擬定機制。

 出席:被起訴學生蔡明穎、陳柏瑜 ,以及正在偵查被的林同學和張同學。
、顧立雄律師、涂予尹律師、賴瑩真律師、劉繼蔚律師。


聲援團體:台灣人權促進會、反黑箱課綱行動聯盟、司法改革基金會、台灣北社、公民與法治教育基金會、人本教育基金會、蠻野心足生態協會、歷史教師深耕聯盟、公民教師行動聯盟、台左維新、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大地文教基金會、台灣少年福利及權利促進聯盟、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島國前進、捍衛台灣文史青年組合、台灣教授協會、樹黨、青年佔領政治、勵馨基金會、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台灣維吾爾之友會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9012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施暴幼師續任教職 教育局竟說沒辦法?!」

2019012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施暴幼師續任教職 教育局竟說沒辦法?! 民國107年9月24日中秋假期間,有媽媽發現其4歲並就讀之台南市私立幼兒園幼兒突然有哭鬧、黏人、一直干擾媽媽等不同於平時的行為,且睡眠很差,還會做噩夢。當天又發現老師寫聯絡簿,說她小孩因為不會畫畫大哭,要媽媽鼓勵小孩。媽媽於是詢問小孩發生什麼事?小孩說:老師要他出去教室,還對他說:我不要理你了。 9月25日,媽媽接小孩放學,特別問黃老師發生甚麼事情?黃老師說小孩不會畫畫就大哭,媽媽請老師提供當天監視器日畫面讓家長了解狀況,黃老師說監視器畫面沒有聲音,看了沒用。媽媽到園長室跟園長要求,園方也是拖延,但又說:明天再看,兩方僵持,後因媽媽堅持,園方才提供給媽媽看。 媽媽沒有想到,在監視器中看到令她心碎的畫面。

當天早上10點20分,同學們三兩成群聚集、於座位間走動互動、做著勞作,只有小孩一個人獨自坐在門口的座位,該桌只有他一個人,沒有和其他同學一起進行活動。在畫面中,他面對鏡頭不斷拭淚,完全沒有離開座位。

10點25分08秒時,有一個老師背向鏡頭直接走向小孩,直接拉住小孩的左臂往後托,小孩被強力拖行到後方門外才能站立。黃老師拖行力量之大,連小孩的椅子也被拉托至後方,甚至小孩於拖行間差點撞到後方的鞋櫃。
10點25分19秒,黃老師又拉小孩左手臂回到教室,在座位前將幼童甩到地上,小孩跌坐在地板上,黃老師蹲下將他拉起,兩手握住小孩的兩臂上下搖晃,並用手掩住小孩嘴巴。 10點25分46秒,黃老師要小孩回原座位坐好。






20181121新北市鷺江國小608班家長新聞稿「教育專業 大家護起來 家長聲援捍衛教師專業記者會」

20181121新北市鷺江國小608班家長新聞稿
教育專業 大家護起來 家長聲援捍衛教師專業記者會

今年六月二十八號,劉芳君老師是新北市鷺江國小六年八班的導師,為了教授人權議題,與他的同事設計了人權教案,並帶學生到鄭南榕紀念館參觀。沒想到被陳明義議員開記者會痛批是「假教學、真洗腦」,接下來還被校長在校務會議上公審,叫老師「要言論自由,上臉書寫」,還被學校考核認定「主題式教學不妥」,十月時更收到考績乙等。 一個老師願意以創新的方式教學,甚至認真設計教案,這個教案不但符合十二年國教課綱的能力指標和素養,甚至獲得鄭南榕基金會「第十屆中小學人權教案徵選設計比賽」優選(附件一),更在今年10月獲教育部肯定,收錄為人權教案(附件二)。如此教學用心的老師,為什麼會受到學校這樣潑冷水的待遇? 而在更早之前,劉老師為了讓學生能夠完整的清楚討論課堂問題,在他教授的數學和國語科目上實施「主題式教學」,將一周的五堂數學課,一天兩堂或三堂的方式授課,讓學生當天就有充分的時間解決每次課堂討論的問題,老師也可以更完整的教學。 但就在去年底,校長卻以「有家長匿名反映,不滿劉老師的課表安排」為由,不但在上課中直接和督學在未徵詢同意下進到教室要求觀課,甚至發文要求老師改成學校要求的課表。
這位匿名投訴劉老師課表安排的家長始終未曾露面,反而是該班家長發起問卷訪問,全班27位家長意見皆為同意劉老師的課表安排,甚至還得到不少家長的認可,認為劉老師的教學方式對孩子在學習上有正向影響(附件三)。然而當家長代表帶著有著全班家長具名簽署的同意書找校長時,校長卻說這都不重要。
甚至劉老師向新北市政府教師申訴評議會提出申訴,教師申評會也認為鷺江國小的解釋缺乏正當性,認定劉老師的申訴「申訴有理」後(附件四),學校卻向教育部提出再申訴,並且繼續發文要求老師更改課表。 為什麼一個匿名家長的意見可以讓學校不惜再申訴到教育部,全班家長簽上名的意見書,校長卻覺得不重要呢?
學校行政本該是服務教師專業,甚至支持教師專業自主的,怎麼會變成箝制教師專業呢?一個用心創新教學的教師卻被學校行政箝制,教師們應該要積極起身捍衛才是,甚至,大家都到鄭南榕紀念館來教人權教育。 因此608班的家長們決定親自站出來(附件五),從家長們開始,與鄭南榕基金會,以及教育團體人本教育基金會出面召開記者會,並且發起「教師專業,大家護起來」連署,呼籲教師們、家長們、社會大眾們簽署。教…

2019031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為什麼不適任教師淘汰不掉?!」記者會

2019031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相關檔案詳見此
為什麼不適任教師淘汰不掉?!
是學校,還是人間地獄---新竹建功國小特教班 本會接獲家長申訴,其子因自閉症就讀新竹市建功國小特教班(力學班),該班任教二十年資深陳姓教師不僅在家長面前打小孩,還要求家長要痛打小孩。因孩子進入該特教班後,情緒常失控、出現無法控制小便、焦慮咬手指等退化行為,家長要求老師不得體罰未果的狀況下遂錄音蒐證。赫然發現該班對待特教生的方式,不是打即是罵,甚至只因學生偷吃餅乾,王助理員就罵該生:「你敢再吃人家東西你就試試看,我就打死你跟你講。站著去!站著!馬上去那邊站著!站好!站著!中午不要吃飯,站著!中午不要吃飯」,曾師在旁還附和:「敢吃掉就完蛋了」,王助理員甚至跟曾師說:「我跟你講,不要告訴他媽媽他沒有吃飯,我們碗還是給他弄一下,撿好了分給人家,表示他那個碗是有裝過的」,當天不僅不准該生吃午餐,該生被罰站一小時以上。從錄音中,未見該班三位從事特教之教師及助理員有任何教學或行為之引導,只有不斷的威脅、命令:「去罰站」「你閉嘴」「你在塞到別人嘴巴裡,我就打你」等語充斥在該班。三位特教班教師及助理員對於特教生之情緒、行為展現完全無專業認知,亦無承接處理之方法,只會用違法、錯誤之手段進行管教,全然悖離特教之專業。 亦有其他家長向本會申訴,曾姓教師不是初犯,去年就曾體罰學生成傷,家長送醫後經醫院通報社會局,社會局告知學校,學校就記曾師一支小過;更有家長申訴,其子於105年就讀該特教班,陳姓教師就曾強制餵食致學生嘔吐、以灌辣椒水方式教導學生漱口、王姓助理員以戒尺打學生、動手搧打學生臉頰(詳附件一,相關事證整理)。然而,該校卻長期放任陳師、曾師、王姓助理員違法處罰、虐待學生,陳師甚至是該校績優教師,三人聯手,利用特教班學生無法為自己處境發聲之困境,不斷欺負這些學生。不能忍受的家長只能轉學,自求多福,而無法轉學之家長,只能讓學生處在毫無特教專業、充斥暴力之環境受苦,或以為這樣的不人道的對待是善意的付出,是教育的方法。 但是,該校教評會調查後,縱使老師於調查中均有承認動手、餵學生喝辣椒水,教評會卻認定陳師與曾師沒有體罰(附件一),只有「班級經營、教學行為失當、言語失當、親師溝通不良」,將二位教師進入二個月之輔導期。家長去電詢問教育處,承辦人員回應家長:教評會屬於學校權責,市府只能尊重。」,卻在聽聞本會將召開記者會之際,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