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20181121新北市鷺江國小608班家長新聞稿「教育專業 大家護起來 家長聲援捍衛教師專業記者會」

20181121新北市鷺江國小608班家長新聞稿

教育專業 大家護起來
家長聲援捍衛教師專業記者會

今年六月二十八號,劉芳君老師是新北市鷺江國小六年八班的導師,為了教授人權議題,與他的同事設計了人權教案,並帶學生到鄭南榕紀念館參觀。沒想到被陳明義議員開記者會痛批是「假教學、真洗腦」,接下來還被校長在校務會議上公審,叫老師「要言論自由,上臉書寫」,還被學校考核認定「主題式教學不妥」,十月時更收到考績乙等
一個老師願意以創新的方式教學,甚至認真設計教案,這個教案不但符合十二年國教課綱的能力指標和素養,甚至獲得鄭南榕基金會「第十屆中小學人權教案徵選設計比賽 」優選(附件一),更在今年10月獲教育部肯定,收錄為人權教案(附件二)。如此教學用心的老師,為什麼會受到學校這樣潑冷水的待遇?
而在更早之前,劉老師為了讓學生能夠完整的清楚討論課堂問題,在他教授的數學和國語科目上實施「主題式教學」,將一周的五堂數學課,一天兩堂或三堂的方式授課,讓學生當天就有充分的時間解決每次課堂討論的問題,老師也可以更完整的教學。
但就在去年底,校長卻以「有家長匿名反映,不滿劉老師的課表安排」為由,不但在上課中直接和督學在未徵詢同意下進到教室要求觀課,甚至發文要求老師改成學校要求的課表。
這位匿名投訴劉老師課表安排的家長始終未曾露面,反而是該班家長發起問卷訪問,全班27位家長意見皆為同意劉老師的課表安排,甚至還得到不少家長的認可,認為劉老師的教學方式對孩子在學習上有正向影響(附件三)。然而當家長代表帶著有著全班家長具名簽署的同意書找校長時,校長卻說這都不重要。
甚至劉老師向新北市政府教師申訴評議會提出申訴,教師申評會也認為鷺江國小的解釋缺乏正當性,認定劉老師的申訴「申訴有理」後(附件四),學校卻向教育部提出再申訴,並且繼續發文要求老師更改課表。
為什麼一個匿名家長的意見可以讓學校不惜再申訴到教育部,全班家長簽上名的意見書,校長卻覺得不重要呢?
學校行政本該是服務教師專業,甚至支持教師專業自主的,怎麼會變成箝制教師專業呢?一個用心創新教學的教師卻被學校行政箝制,教師們應該要積極起身捍衛才是,甚至,大家都到鄭南榕紀念館來教人權教育。
因此608班的家長們決定親自站出來(附件五),從家長們開始,與鄭南榕基金會,以及教育團體人本教育基金會出面召開記者會,並且發起「教師專業,大家護起來」連署,呼籲教師們、家長們、社會大眾們簽署。教師專業,需要大家一起捍衛。

家長發言稿
田媽媽:大家好,我有一個疑問?明明我們全部的家長都有共識,都很認同老師的理念也很支持老師的教學方式。我真不知道一直冒出來的不具名家長從哪裡來?當我跟另一位家長代表帶著全班家長具名的委託陳情書去去找校長陳情時,校長連一眼都不願意看,說這些具名的陳情書沒有意義。我真的不懂,我們全部家長具名的陳情書沒有意義?可是一通不具名的電話或一封不具名的郵件校長卻重視如此?一定要全班師生配合!為了一個不具名家長的說詞,已整整有半年的時間學校用各種方式為難老師。我們家長也用了很多方式表示對老師的支持,但是我們全班家長的意見完全沒有被重視,所以我們才不得已站出來發聲,為了我們的孩子發聲,為了一位如此用心的老師發聲!我們的訴求很簡單,希望學校還給老師與孩子一個求學環境!

黃媽媽(國中老師):每個家長都期盼自己的孩子能遇到好老師,所以當分班底定,我也透過認識的朋友來打聽老師的狀況,朋友要我放心,老師很棒!第一個學期,看到老師的主題式教學,我也曾提出質疑,因為我擔心我那數學最弱又沒興趣的孩子,會無法承受三堂數學課排在同一天。但經過老師的解釋,雖然心中仍有忐忑,但我選擇相信老師的專業,五上半個學期過去,我的孩子竟然不再困於數學,他說老師的教法很棒,他都懂了,當然數學成績也跟著提升。
之後,看到老師其他方面的創新教學,孩子的學習不再只侷限課本知識,而是加深加廣許多,更重要的是老師訓練孩子整理訊息,獨立思考及條理分析的能力。老師對教育的熱忱,對教學創新,培養孩子主動學習的用心,再再都令同樣身為教育工作者的我感佩不已,我也真心感恩讓我們遇到好老師。
但就在我很感謝老師之餘,老師的教育路卻開始受阻,改課表,不准校外教學,被裝監視器......等等,最令人不解的是阻礙老師的是學校的行政人員(老師遭遇的事就不再贅述)。我初任教職時,遇到一位好校長,他曾告訴我們菜鳥老師說:放心去教,勇敢展現創意,行政就是提供老師支援,校長給你們靠。我永遠記得校長說話的神情及行政給我的支援。反過來看芳君老師,我不知道一個那麼優秀的老師,行政為何一再刁難?
最近更扯的是老師的考績竟被打四條二,也就是一般所謂的乙等。在教育界並沒有像公務人員,必須有一定比例的乙等,所以如果沒有重大疏失,是不會被評乙等的。這個班好好的,孩子們快樂學習,家長也都相挺,我真不知老師的疏失在哪裡?這就我今天會站在這裡的原因,我以家長的身分想請問學校,為何如此對待這個班?這位老師?謝謝。

陳媽媽:我是鷺江國小六年八班的學生家長。為什麼一封不具名家長的申訴,可以把我們班上的教學課程及環境打亂及改變?
為什麼有名有姓的家長,對於維持原教學課程及環境所簽名同意的連署書,不被學校採納、不被接受?學校對不具名家長的申訴使用洪荒之力,甚至用行政資源來打壓,但對所有有名有姓的家長的連署書視而不見? 這是學校或者是教育界哪一條規定,只處理不具名家長的申訴,而有名有姓家長的同意委託書是無效的?只因為一封不具名家長的申訴就要求全班27位學生放棄正確的受教權、快樂學習權,甚至忽視老師的專業自主權,全然無視我們家長老師的努力溝通及協助,到底是為什麼?韓愈師說:「古之學者必有師。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所以我很感謝孩子的老師 ──劉芳君老師,她用愛心耐心及循循善誘的溝涌引導,讓孩子在五六年級不管課業、情緒、人際皆獲得極大的進步及改善,快樂的學習成長,更重要是她讓我的孩子不再害怕數學,不再害怕學習,班上的多元化課程及創新教學主題式集中課表編排讓班上孩子從完整的課堂的知識學習。配合上課講解到立即演練,從分組討論到解題到解惑,分組競賽討論到團隊合作都讓孩子學習到了不同的教學方式及互動,也增進了孩子的人際互動關係,這種多元化創新教學是活潑的也是快樂的,從孩子快樂的學習進步到不再半知半解,不再把疑問問題帶回家,是成功的也是成長的。
試問一個得過天下雜誌創新教學獎、藝術教育傑出教師獎…的劉芳君教師,因老師的敎學專業認真努力及創新備受外界專業機構的肯定的同時,但學校竟是給老師乙等的認定…?
而且身為家長的我也不知如何向孩子解釋明明是對的事情,為什麼不能再繼續呢?為什麼大人們要否決掉我們喜歡的教學方式及環境?為什麼要停掉我們喜歡的多元化課程,我們明明都有進步啊,大家也變得喜歡數學了啊,到底是為什麼…?身為家長的我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所以我們家長不再沈默,我們選擇站出來,在不合理的行政威權下捍衛孩子的受教權及教師專業的自主權,期許未來在台灣的教育環境下能夠換醒傳統教學迷思的沉溺,經由多元化的學習及創新教學加惠更多的學子不再懼怕學習,不在畏懼數學,找回學習的樂趣,這是我們家長所期待的最卑微的願望,不要讓我們家長及孩子對教育失望,也讓教育界重視基層教師在教學環境所受到的不公平對待及打壓,不要讓老師失去對教育的初衷及熱誠,因為這將是所有家長及孩子及教育界的損失。


吳爸爸(投訴鄭南榕紀念館校外教學的家長,以電話連線方式發言) 
起初當我拿到小孩給我的校外教學通知單時,其實我是很不認同帶小孩去參觀鄭南榕紀念館的,我也請議員去了解這個校外教學的適當性;事後我有跟劉老師電話聯絡,在長談中才了解劉老師並非有偏頗任何一方人權的言論,在校外教學出發前也讓學生分組進行先去收集資料才知道劉老師對學生教育的用心;所以對劉老師的誤解,我也借由這次的記者會再次向劉老師說聲抱歉,造成你的困擾。
所以在這次課表的事件中,讓我更了解學校在行政的處置作為上,真的需要再加油再改進,而不是為了息事寧人找老師開刀;而教育的意義,就是讓學生獲得適合且最有效的學習方式,不具名的投訴者,打亂了一個寧靜的校園及造成學生的恐慌。
劉老師對班上學生的用心,是深獲家長的認同;所以全班的家長不願再看到劉老師一再的被學校打壓,這也是我們家長最後站出來的原因。
教育一直在跟著時代在進步,但學校的作為卻一直停滯不前,這是如此的諷刺。
如果真的有不具名家長的投訴,我想劉老師會希望與家長再次溝通及讓家長了解課表設計的用心;但如果這個不具名家長是虛構的,我真心希望新北市教育局能介入了解事件的真實性,而不是一再抹殺劉老師的用心。

劉老師聲明
堅持創新教學是一條不容易的路,面對任何質疑,其實我們期待溝通與對話,也總能在溝通與對話後有更好的成果!
從鄭南榕校外教學事件至今、匿名投訴課表事件,一年來,我的班級遭受的,卻是行政不當處置匿名陳情的效應,本應捍衛教師專業的行政威權卻侵害教師自主權與學生受教權!
我才知道,原來教學上最大阻力的,也有可能是威權的行政單位。
體制內的申訴並不能為老師真正的爭取權益,行政置若罔聞,申訴者甚至還要面對更嚴苛的工作環境迫害。
期待申訴制度的改善,監督單位的確實監督行政單位才有可能依法行政。

創新教學、性平教育、人權教育需要老師的努力、家長的支持,社會的支援,有教育體系成為後盾,教育改革才能真正落實。

教師專業自主權、孩子受教權,實為一體無法切割。
期待每個孩子,在老師的專業自主下,擁有快樂更寬廣的學習空間。

教師專業自主權,創新教學、老師與家長一起守護!!!!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80927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以生命控訴-請監察院調查台北市民權國中不當管教學生及台北市教育局怠惰失職

請按此參閱記者會資料 以生命控訴 請監察院調查台北市民權國中不當管教學生及台北市教育局怠惰失職

自殺的新聞旁,總標註著「請珍惜生命」。這個標語對於王爸爸、王媽媽來說,太過沉重,因為他們的孩子在去年12月7日自殺了。王爸爸、王媽媽知道他的孩子不是不願意珍惜自己的生命,而是這個太年幼的生命裡,除了完成大人訂下的規則,他以為沒有其他選擇。 才三個多月的國中生活,為什麼會讓一個孩子走上絕路?王爸爸、王媽媽一直在尋找答案… 性平會成校長私刑場所,壓制家長接受校方所有要求 才剛開學兩個月,王生因為在放學時和兩名同社團的同學發生衝突,民權國中召開了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性平會)。性平會中,校長朱毋我竟要兩造雙方都到場,並且直接稱王生是「小孩子騙大人」,直接採信對方的說法。朱毋我校長還對王生喝斥:「你就是有病,就是要吃藥」。王生爸爸發現學校作法失當,提出應該要有專家在場,校長竟稱說:「我們這個會議在場的都是專業輔導人員,就等同於醫生」、「今天性平會調查結果我們說了算」,令家長不敢再提出意見,只得聽命於學校。 性平會後,學校禁止王生參與第八節課及晚自習,且整當周整天需「抽離」到學務處;放學時必須由家長親自接王生回家。王生回到班級上課後,若於上課期間影響秩序,也會於課堂中直接被帶至學務處留置,且經常留置到放學,也會被生教組長叫去學務處進行勞動。在12月7日前,王生曾連續三個禮拜整天都在學務處,無法回班上課。 「抽離」至學務處,竟是羞辱和恐嚇 王生自殺後,王生家長接到多位九年級學長留言表示:王生被抽離到學務處的期間,他們目睹生教組長對王生大吼大罵,有時午餐還沒吃完就被叫去罵;生教組長更多次將孩子強留在門後與牆壁間的空間中,以禁閉罰站方式處罰孩子,並用力踹門板發生巨大聲響;更羞辱的是,連去上廁所也要向組長鞠躬報告。學務主任則公然詢問王生「吃藥了沒」。只要王生被送到學務處,學務主任、生教組長會警告王生:「你只要吵一節課,就是在學務處待一天」(附件一)這些指控歷歷,讓王生家長崩潰—原來,學校以「抽離」為名,進行的是恐嚇與羞辱,原來,孩子這些日子來承受的是這樣的壓力。 學生因犯錯被要求到學務處,本來就承擔被貼標籤、被指責的壓力。但在這樣的壓力上,學務主任、生教組長竟還對王生恐嚇、羞辱,造成他更大的身心壓力。王生過世前,有長達三周都被以「抽離」之名被隔離在學務處,他所受的遭遇連學長都看不下去了…所謂的「抽離」,難道就…

20180709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大獨裁者,退散!把孩子從惡魔教室解救出來

大獨裁者,退散! 把孩子從惡魔教室解救出來 二重國小許○華老師的「惡魔教室」 本會接獲申訴,二重國小一年○班某位家長因為孩子回家後,開始有焦慮的症狀,睡覺會做噩夢,怕被叫去「面壁」(面對牆壁罰站),也曾聽過孩子提到班導許老師會要全班一起笑某個同學,或罵某個同學,甚至開始會用非常不客氣的語氣指責家人。家長聽聞該學區有家長提過許師教學「像希特勒帶兵一樣」;4/30號晚上,孩子回家跟家長說某個同學帶早餐去學校吃,吃不下後收著,許老師叫他吃完,該同學說「媽媽說吃不完帶回來吃」,許師說「甚麼都媽媽、甚麼都媽媽,在學校要聽老師的」,該同學吃完就去廁所吐了,老師生氣叫他把吐的擦乾淨,當他回到教室,許老師對著全班說他裝吐、裝可憐。於是家長開始錄音蒐證。而錄音內容讓家長驚覺許師帶班風格已嚴重影響小一學生之身心健康。 每天早自習時間,一年○班總是非常安靜,縱使老師不在班上。這樣「自制」的秩序感,相較於大多數小一教室鬧哄哄的生命力,非常奇特,甚至可說是怪異。我們透過小孩的身心壓力症狀及教室現場錄音,才得知這是該班導師許老師長期以「權威」建立一個「惡魔教室」。許老師用「不要害許老師」、「害一年○班」、「老師很辛苦」勒索恐嚇學生,甚至建立讓學生彼此糾察、用全班公審的方式來審訊不聽話的學生、獎賞聽話的學生。每當許老師羞辱或嘲笑某個同學時,此起彼落的附和(太可惡、不要把許老師當傻瓜;跟著許師罵某些學生是苦瓜臉)、討好(「許老師,你好漂亮」、「許老師,你辛苦了」),許老師透過建立嚴密管控的威權,讓她成為該班的「獨裁者」,只要他一聲令下,該班許多學生就會執行他的意旨,甚至造成學生說出「你想死去死,不要害到我們就好…你想死好讓你去死」等惡毒的語言。(詳見附件一,錄音截錄文字檔) 教育裡不能讓大獨裁者存在 美國加州帕羅奧圖市高中老師朗‧瓊斯(Ron Jones)多年前在他的歷史課做一個「原始法西斯運動」實驗,該實驗在2008年改編「惡魔教室」。他為了回答學生的一個問題:「德國人民怎麼可以宣稱對猶太人屠殺一無所知?」,為了探究這個問題,他在學校實行為期五天的實驗,僅僅四天他就在課堂間建立了一個奉守紀律、團結、行動(忠誠與告密)、榮譽為首要目標的團體,最後一天他公布了他的實驗,並且為大家說明當規則取代理性時,法西斯主義就在這裡。朗‧瓊斯的實驗帶給我們重要的訊息,納粹重現並非難事,只要我們繼續期待一個強而有力的獨裁領袖…

20180611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羞辱、恐嚇兒童,就是犯罪。衛福部應追究社政主管機關不作為之責任。

羞辱、恐嚇兒童就是犯罪 衛福部應追究社政主管機關不作為之責任
新北市三重區益智幼兒園莫姓老師上課時,以「笨」、「你太爛了」、「丟臉」、「你敢給我吐掉,我扁你喔」等語連續辱罵、恐嚇A生,並於該A生尿褲子時,要求全班小孩一起笑他。 羞辱、恐嚇兒童會造成兒童嚴重身心傷害,是犯罪行為,不是教育 新北市社會局對此案開罰6萬元。在刑事提告的部分,新北地方法院判決犯成立成年人對兒童之公然污辱罪及恐嚇維安罪,因為是一行為觸犯兩罪名,所以法院以比較重的成年人對兒童之恐嚇危安罪,判刑四個月得易科罰金。這個判決昭示了:除身體傷害外,羞辱、恐嚇兒童都是嚴重的犯行,不是教育行為。 兒童權利公約第37條也明定政府有義務確保「所有兒童均不受酷刑或其他形式之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之待遇或處罰。」。但是,家長或教師以「教養」、「教育」為名,對兒童施以體罰、羞辱、恐嚇,仍然時有所聞。前幾天新聞上一對年輕父母在臉書上撥放嚇小孩、打小孩的影片,留言表示讚賞與支持者並不在少數,更遑論許多校長、教師把「教育」作為體罰或羞辱學生的藉口。 我們呼籲大人們,把這個判決當作是一個警示,立即停止羞辱兒童的行為,也不要再以任何剝奪他的身心與安全需求的方式恐嚇他,例如:「你再這樣我就打你」、「你再這樣你就不要吃」、「你再這樣我就要離開你」,這些話對於身心需求都需仰賴大人的孩子來說,都是巨大的傷害。 幼兒園其他教師早就知情 A生在2017/8/15遭到老師恐嚇、公然侮辱,從現場的錄音中可以聽出,莫姓老師邊罵A生,邊與旁邊的其他老師抱怨。其他老師有目睹A生被公然侮辱、恐嚇的狀況。A生因此害怕得不敢上課,8/17 A生媽媽到校處理時,主任馬上捧上一個禮盒賠罪道歉,顯然,主任知悉了孩子不敢上課的原因。且以該幼兒園空間的開放程度來說,當時莫老師大聲羞辱、恐嚇孩子時,幼兒園的老師、行政人員應該都能夠察覺。 校方、教育局未遵守通報義務 益智幼兒園校方人員知情未通報,新北市教育局8/17接到家長申訴後也並未依法進行兒少保通報。直到本會於8/21接到申訴案,並於同日通報社會局之前,並沒有任何單位通報。顯然、校方跟教育局都違反了兒少權法24小時內的通報義務。 心理壓力嚴重影響了孩子的成長 其實A生在家裡,已經學會自行如廁,而不需要穿尿布了。自從不穿尿布以來,也從來沒有在家中尿褲子,需要大人幫忙的時候,也可以自己表達需求,請大人陪他一起去上廁所。所以當莫老師說A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