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8的文章

20180718人本教育基金會、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新聞稿--讓每個孩子都可以成為自己,從立即停止在校園中的隔離與歧視開始

讓每個孩子都可以成為自己 從立即停止在校園中的隔離與歧視開始


小雯是一位跨性別女性,在醫生的評估下,接受了賀爾蒙治療。多位醫生都認為,她應該持續用自己的性別認同在校園中生活,這是重要的醫療環節,有助於她未來順利以自己的性別認同在社會中生活。
人為的艱難處境,讓孩子在學校過不下去
考取長庚大學後,小雯在入學前,多次與校方說明、溝通;榮總以及長庚醫院也分別開立了「建議校方安排入住女生宿舍」、「建議按照個案自身性別認同安排住宿」(附件一)的診斷證明。但是,校方在多次溝通後,依然只准許小雯入住男生宿舍。
因為賀爾蒙治療的關係,小雯的女性性徵已經開始發育,每次進出男生宿舍,都可以感覺到周遭質疑的眼光。試想一位女性同學,被迫必須每天進出男生宿舍,當然會引起其他男同學的困惑。更何況,目前社會對於跨性別者的認識仍然不足,甚至部分團體對跨性別者仍抱有惡意,在這樣的社會現狀下,強硬把跨性別女安排男生宿舍,是在創造一個嚴重不友善,讓人擔心害怕的環境。
在這樣的壓力下,小雯不得不試著避開有人出入的時段,一直到深夜沒人走動,小雯才敢進入宿舍休息;每天趁還清晨沒有人醒來,就急忙離開。這是一個成年人也沒辦法承受的生活。更何況,賀爾蒙治療可能對肝功能造成負擔,這樣的生活,讓小雯的身體難以承受,肝指數也就出現了異常。
校方推卸性平責任,要孩子自己承擔,獨自受苦
面對生活以及身體的嚴重狀況,小雯不得不寫信向校方求救,學校住宿組知道狀況後,竟然以「法規上無法安排入住女宿」作為藉口。但小雯去信向教育部詢問的結果,教育部的回覆是「住宿之相關規範,係屬各校權責」,並表示「學校不可因性別不同而對學生有差別對待,更應該減少學生產生的相對不公平感受」。
住宿組眼見無法用法規推託,就改口說是校規規定。小雯追問是依照什麼校規?住宿組提不出任何法規依據,最後竟改口為習慣。用規定唬弄學生已經是極度不良示範,更糟糕的是,被揭穿時寧可用習慣來胡說,也不願意協助一個正在受苦的孩子。


不得已,小雯只好再向學務長求救,學務長在2017/9/27安排了一次面談,協調住宿狀況。然而,實際到場面談時,學務長卻忽視醫師的診斷,以錯誤的性別意識把小雯的情況類比為「男扮女裝」,甚至以「偏差行為」來舉例說明小雯的行為;種種錯誤類比,最終把面談結論導向「這些(扮裝、偏差的)人都可以適應,小雯也要自己適應」。在場的住宿組組長還建議小雯「可以中性一點」、「不要刻意讓自己…

20180709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大獨裁者,退散!把孩子從惡魔教室解救出來

大獨裁者,退散! 把孩子從惡魔教室解救出來 二重國小許○華老師的「惡魔教室」 本會接獲申訴,二重國小一年○班某位家長因為孩子回家後,開始有焦慮的症狀,睡覺會做噩夢,怕被叫去「面壁」(面對牆壁罰站),也曾聽過孩子提到班導許老師會要全班一起笑某個同學,或罵某個同學,甚至開始會用非常不客氣的語氣指責家人。家長聽聞該學區有家長提過許師教學「像希特勒帶兵一樣」;4/30號晚上,孩子回家跟家長說某個同學帶早餐去學校吃,吃不下後收著,許老師叫他吃完,該同學說「媽媽說吃不完帶回來吃」,許師說「甚麼都媽媽、甚麼都媽媽,在學校要聽老師的」,該同學吃完就去廁所吐了,老師生氣叫他把吐的擦乾淨,當他回到教室,許老師對著全班說他裝吐、裝可憐。於是家長開始錄音蒐證。而錄音內容讓家長驚覺許師帶班風格已嚴重影響小一學生之身心健康。 每天早自習時間,一年○班總是非常安靜,縱使老師不在班上。這樣「自制」的秩序感,相較於大多數小一教室鬧哄哄的生命力,非常奇特,甚至可說是怪異。我們透過小孩的身心壓力症狀及教室現場錄音,才得知這是該班導師許老師長期以「權威」建立一個「惡魔教室」。許老師用「不要害許老師」、「害一年○班」、「老師很辛苦」勒索恐嚇學生,甚至建立讓學生彼此糾察、用全班公審的方式來審訊不聽話的學生、獎賞聽話的學生。每當許老師羞辱或嘲笑某個同學時,此起彼落的附和(太可惡、不要把許老師當傻瓜;跟著許師罵某些學生是苦瓜臉)、討好(「許老師,你好漂亮」、「許老師,你辛苦了」),許老師透過建立嚴密管控的威權,讓她成為該班的「獨裁者」,只要他一聲令下,該班許多學生就會執行他的意旨,甚至造成學生說出「你想死去死,不要害到我們就好…你想死好讓你去死」等惡毒的語言。(詳見附件一,錄音截錄文字檔) 教育裡不能讓大獨裁者存在 美國加州帕羅奧圖市高中老師朗‧瓊斯(Ron Jones)多年前在他的歷史課做一個「原始法西斯運動」實驗,該實驗在2008年改編「惡魔教室」。他為了回答學生的一個問題:「德國人民怎麼可以宣稱對猶太人屠殺一無所知?」,為了探究這個問題,他在學校實行為期五天的實驗,僅僅四天他就在課堂間建立了一個奉守紀律、團結、行動(忠誠與告密)、榮譽為首要目標的團體,最後一天他公布了他的實驗,並且為大家說明當規則取代理性時,法西斯主義就在這裡。朗‧瓊斯的實驗帶給我們重要的訊息,納粹重現並非難事,只要我們繼續期待一個強而有力的獨裁領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