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8的文章

20180925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桃園市府務必督促四維國小依法解聘體罰恐嚇羞辱學生的老師,並追究該校袒護失職之責

桃園市府務必督促四維國小依法解聘體罰恐嚇羞辱學生的老師 並追究該校袒護失職之責 今日(9/23)蘋果日報報導「掃帚阿魯巴示範處罰 師遭認定體罰建議解聘」,所指稱的男姓教師任職於桃園市四維國小。去年擔任三年級班導師時,竟用掃帚穿過男童胯下並猛力往上提,並說『以後大家犯錯就是這樣處罰』,全班學生哄堂大笑,導致男童下體挫傷及心理嚴重受創。 鍾師又威脅男童『只要爸爸媽媽去學校找他,就會再處罰一次』,男童不敢告訴父母此事,直到轉學後才鼓起勇氣向母親吐露。為了不讓其他孩子繼續受害,家長積極向校方反應並要求召開教評會,校方卻回應『校園和諧最重要』『親師溝通有狀況,非體罰罷凌案件』拒絕介入,直到家長透過人本發文向桃園市政府檢舉,才勉強依法聘任校外性平調查委員展開調查。 調查小組訪視該班四名學生與相關人士,並調閱聯絡簿與監視錄影畫面後,於調查報告上載明該師有體罰(打手心及用鐵尺彈男童頭部)、不當管教(要班長帶男童之學務處及拿剪刀威脅要剪男童生殖器),並且認定該師確曾在106年12月18日要求男童站在白板前,以掃把從男童正面下體穿過,並將男童托高之行為。調查委員認定該師顯然違反教育基本法第8條第2項規定『學生之學習權、受教權、身體自主權及人格發展權,國家應予以保障,並使學生不受任何體罰及霸凌行為,造成身心之侵害』之規定,鍾師之體罰行為已屬於教師法第14條第1項底12款『體罰或霸凌學生,造成其身心嚴重侵害。』,建議學校應召開教評會依法解聘。 無奈,即使調查報告明確建議解聘,以及調查過程中四名學童中有三個都說自己常被老師打手心,桃園市四維國小教評會仍執意護航毫無悔意的鍾姓男老師,以『只是開玩笑』、『中年級學童心智不夠成熟才無法接受』、『再2年就退休了,解聘將一無所有』、『他很在乎錢,考績丙等沒獎金很嚴重』、『這個班上問題學生很多,他只是管秩序』決議進入輔導期。校長更特意約談男童媽媽說:『你要懂得站在多數老師的立場想想』。 更荒謬的是,面對教育局退回決議、鍾姓老師四處抹黑男童亂脫褲、品性壞,換取家長連署支持,甚至覺得委屈『主動』向媒體爆料。面對媒體,校方竟仍振振有詞的回應媒體說:『這名48歲男教師已任教職23年,在學校任職期間表現很正常』、『與會的學校老師考量男老師還有2年即可退休,解聘將一無所有,因此建議做出列為被輔導教師、職等不跳級、考績列丙等處分』。 做為男性,鍾師肯定知道『用掃帚穿過下體』的疼痛…

20180927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以生命控訴-請監察院調查台北市民權國中不當管教學生及台北市教育局怠惰失職

請按此參閱記者會資料 以生命控訴 請監察院調查台北市民權國中不當管教學生及台北市教育局怠惰失職

自殺的新聞旁,總標註著「請珍惜生命」。這個標語對於王爸爸、王媽媽來說,太過沉重,因為他們的孩子在去年12月7日自殺了。王爸爸、王媽媽知道他的孩子不是不願意珍惜自己的生命,而是這個太年幼的生命裡,除了完成大人訂下的規則,他以為沒有其他選擇。 才三個多月的國中生活,為什麼會讓一個孩子走上絕路?王爸爸、王媽媽一直在尋找答案… 性平會成校長私刑場所,壓制家長接受校方所有要求 才剛開學兩個月,王生因為在放學時和兩名同社團的同學發生衝突,民權國中召開了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性平會)。性平會中,校長朱毋我竟要兩造雙方都到場,並且直接稱王生是「小孩子騙大人」,直接採信對方的說法。朱毋我校長還對王生喝斥:「你就是有病,就是要吃藥」。王生爸爸發現學校作法失當,提出應該要有專家在場,校長竟稱說:「我們這個會議在場的都是專業輔導人員,就等同於醫生」、「今天性平會調查結果我們說了算」,令家長不敢再提出意見,只得聽命於學校。 性平會後,學校禁止王生參與第八節課及晚自習,且整當周整天需「抽離」到學務處;放學時必須由家長親自接王生回家。王生回到班級上課後,若於上課期間影響秩序,也會於課堂中直接被帶至學務處留置,且經常留置到放學,也會被生教組長叫去學務處進行勞動。在12月7日前,王生曾連續三個禮拜整天都在學務處,無法回班上課。 「抽離」至學務處,竟是羞辱和恐嚇 王生自殺後,王生家長接到多位九年級學長留言表示:王生被抽離到學務處的期間,他們目睹生教組長對王生大吼大罵,有時午餐還沒吃完就被叫去罵;生教組長更多次將孩子強留在門後與牆壁間的空間中,以禁閉罰站方式處罰孩子,並用力踹門板發生巨大聲響;更羞辱的是,連去上廁所也要向組長鞠躬報告。學務主任則公然詢問王生「吃藥了沒」。只要王生被送到學務處,學務主任、生教組長會警告王生:「你只要吵一節課,就是在學務處待一天」(附件一)這些指控歷歷,讓王生家長崩潰—原來,學校以「抽離」為名,進行的是恐嚇與羞辱,原來,孩子這些日子來承受的是這樣的壓力。 學生因犯錯被要求到學務處,本來就承擔被貼標籤、被指責的壓力。但在這樣的壓力上,學務主任、生教組長竟還對王生恐嚇、羞辱,造成他更大的身心壓力。王生過世前,有長達三周都被以「抽離」之名被隔離在學務處,他所受的遭遇連學長都看不下去了…所謂的「抽離」,難道就…

20180920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又不是只有我!」 請政府全面調查宜蘭體操環境,別讓選手繼續受害記者會

請按此下載本案相關影片及資料 「又不是只有我!」 請政府全面調查宜蘭體操環境,別讓選手繼續受害
亞運剛結束,我國體育好手得到17金的好成績。其中,男子體操選手李智凱與唐嘉鴻更得到二面金牌。這樣的好成績,是全民的驕傲,政府甚至出動F16戰機歡迎選手返台。小英總統接見所有選手,致詞時表示:「我們現在看到的榮耀,其實都來自背後無數苦練的汗水,跟孤單的淚水」,堆積的,只有苦練的汗水與孤單的淚水嗎? 而亞運前,宜蘭體操隊游姓教練就被申訴長期體罰、性騷擾,但是,我們打電話給游教練,詢問體罰、性騷擾等事情,游教練卻說:「又不是只有我!」。這是什麼意思呢? 屢犯體罰、性騷擾、辱罵學生的體操隊教練,卻只被記一支小過 本會於今年初接獲宜蘭羅東國中游姓體操教練,在訓練時除了會以三字經辱罵及體罰學生,還有脫褲子、以手指戳肛門等性騷擾行為,甚至有學生因為游姓教練的不當行為而離開體操隊。游姓教練這些行為,都是嚴重的犯罪行為。於是,本會多方探詢、訪問學生及家長,於5月12日拜會宜蘭縣教育處,也提出照片、影片、宜蘭縣體操會之調查紀錄等證據檢舉。本會當時要求宜蘭縣教育處召開跨校的性平會,並函詢宜蘭縣體操會要求提供調查資料及列出游姓教練接觸過的選手名冊,使性平會的有機會展開全面性調查,並保護選手的安全。當天到場接受檢舉的是教育處副處長林麗玲,對本會要求的調查方向一一接受。(附件一 大事記及其證物) 但是到現在,本會做為檢舉人卻沒有收到任何處理結果之函文。我們輾轉得知羅東國中之性平會調查只訪查三名家長,調查小組雖認定本案性騷擾成立,卻認定他「性平意識不足」,只讓他接受性平教育及記過! 任何性犯罪,都有可能是性平意識不足,但不會因此就輕判,尤其是接觸兒童者。而羅東國中性平會、宜蘭縣教育局卻是讓游姓教練繼續帶學生!如果游姓教練是初犯,可能只是因為性平意識不足造成;但游教練已經是「屢犯」,性平會還是認定是性平意識不足!這難道不是包庇? 是「體罰」,不是「訓練」!是「性騷擾」,不是「保護」! 羅東國中的調查報告中,游姓教練並未否認有脫學生褲子之行為,反而拿體操館也有學長脫學弟衣服的情形為自己開脫,對自己的行為毫無悔意:「如果你要說脫褲子的行為,體育館裡面都是男生,學長也會跟學弟玩,也不是真的要脫你褲子,就是可能拉一下褲子」、「就是拉一下,其實也是會有脫掉的情況,也是有整個都脫掉的狀況」。對於學長強脫學弟衣物,游教練也不阻止,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