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20181102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校園恐怖事件-被霸凌的老師」蕭曉玲老師自著受迫害經過新書發表會

「校園恐怖事件 被霸凌的老師」
蕭曉玲老師自著受迫害經過 新書發表會新聞稿

當她說出真話,中山國中蕭曉玲老師知道,一定會被學校跟當局討厭。但她沒有料到,一句「一綱一本政策是錯誤的」,所帶來的不只是被討厭,還竟是排山倒海而來的迫害。由教育局指揮辦案,一個月內,火速解聘蕭曉玲。
十一年過去了,蕭曉玲仍然是被違法解聘的蕭曉玲。雖然2013年的監察院調查報告一一指出,解聘過程當中,證據造假、程序本末倒置。然而蕭曉玲不只無法平反,還被柯市府補捅一刀。柯市府大張旗鼓開聽證會,發出撤銷解聘新聞稿,發出公文給監察院,卻始終不願意將撤銷解聘的公文給蕭曉玲。之後惡意解釋「撤銷是為了補正程序」,然後就在小年夜加工,再捅一刀。
來蕭曉玲出書,是要紀錄郝市府白色恐怖、迫害異己者的行徑。現在,在「校園恐怖事件 被霸凌的老師」這本書裡,除了可以具體了解黨國體制如何拔除異己,還能看到黨國幽靈與柯文哲的完美結合。轉型正義的阻礙,一一現形於此。
蕭曉玲親身所受炙傷,一手掌握的現場,沒有其他人能取代的視野,在這起校園恐怖事件裡,不只娓娓道來,留下見證,也為外界困惑,提供一種解答。
為什麼優良教師會長一夕淪為不適任教師?
蕭曉玲老師曾被選為兩屆教師會長,獲台北市教師會頒發教師會長獎。她的音樂課更曾受媒體報導創新教學。然而在蕭老師控告郝龍斌一綱一本政策違法後,蕭老師就被學校通知,學校開教評會決議,認定你是「教學不力」的老師,要進入輔導期。但學校所有認定的理由和事證,蕭老師都看不過。
學校還繼續積極入罪於她,在課程中闖入課堂拍攝蕭老師教室、誣指蕭老師上課播放根本不存在的影片(見本書第五章)、要學生填寫針對蕭老師的記名問卷(事後經民意調查專家認證信效度不足,為無效問卷)、校長叫其他教師連署投訴蕭老師(見本書第十章),連蕭老師發現學生教學日誌登載不實要求更正,也被加油添醋當作罪證(見本書第六章)
最終在一個月後以「行為不檢有損師道」被學校解聘。
為什麼說是教育局指揮辦案?下令的層級只到教育局嗎?
在中山國中解聘蕭曉玲的過程,教評會是由台北市教育局督學要求啟動,調查過程是督學親自到學校坐鎮指揮、針對性問卷是教育局製作。甚至在學校做出解聘處分後,教育局發現學校事證不足,還史無前例自組六人調查小組到中山國中補足事證。連提報蕭曉玲不適任教師的日期,都是蕭老師提告郝龍斌違法的日子(見本書第十三章)。完全違反《教師法》規範,教師之解聘應由學校教評會「客觀公正審查」。
為什麼沒有調查小組,卻有調查會議紀錄?
學校在處理疑似不適任教師事件時,必須先組成調查小組,調查了解是否真有不適任事實。但對本案提出糾正的監察委員錢林慧君卻指出,中山國中根本沒有成立調查小組,小組成員還說「從來不知道有調查小組」(見本書第二十一章)。沒有成立調查小組,那事證又從何蒐集呢?
甚至證明蕭老師遭家長投訴的證據「家長會常委會議記錄」簽名單,竟然是有偽造家長委員簽名,且經刑事局筆跡小組鑑定。而開會的時間是127日,記載蕭老師不適任的事件卻是發生在1211日。說謊不打草稿,根本是事後製造的偽證(見本書第十七、十八章)
為什麼監察院認證證據造假,行政法院卻判學校勝訴?
教育局和中山國中的荒謬行徑,蕭老師雖曾提出行政訴訟,但遭敗訴。國民黨議員經常引用此事指責他就是法院認證的不適任教師。然而其實承審法官在過程中,曾表達中山國中定罪蕭老師的證據有疑義,但最終判輸的理由是「判斷餘地」。也就是尊重學校的認定,但是對於蕭老師所提出種種學校證據造假的證明,卻沒有受實質的審查(本書第十六章)。
為什麼柯文哲不肯給公道,還要捅一刀?
經過監察院糾正後,台北市教育局理當要撤銷解聘案。而柯文哲市長選前承諾要平反蕭案,去年也開了聽證會。只是,儘管聽證會決議解聘處分應撤銷,市府也完成撤銷解聘的公文簽核,還發出新聞稿對外宣布(見本書第二十八章);教育局甚至還發文告知監察院,我們遵照監察院的糾正,解聘處分撤銷了。但至今蕭老師仍未能拿到撤銷處分的公文。
透過律師發函詢問,得到的回函竟然是「新聞稿係基於各關心對外發布,本局尚未實質撤銷核准函」(第三十章)。柯市長口中的轉型正義,原來只是發個新聞稿討民眾開心,甚至不惜向監察院撒謊?
既然教育局隱匿、偽造文書,監察院為什麼只讓北市府自行檢討?
今年小年夜,台北市教育局召開不適任教師評議小組審議,教育局做成同意原解聘處分,再次桶蕭老師一刀。1015日監察委員王美玉在蕭案調查結果記者會上指出,教育局根本不可能主持公道。因為調查發現,蕭案就是教育局長吳清基下令嚴辦;當時指揮督學們到校的主任督學,居然還是現任教育局副局長洪哲義!想要現在教育局做出公平決議,就是要承認自己的錯誤,根本不可能。
王委員說,她要北市府重新調查,告發偽造和隱匿的公務人員。但是,既然監察院調查結果如此明確,王委員為什麼把後續交由北市府自行處理?為什麼無法提出糾正、彈劾、由監察院來告發失職公務人員呢?下令修理蕭老師的層級,只有到教育局嗎?
不追究,就是有更多未來的蕭曉玲 未來的市長們你們怎麼看
近日柯市長在聲援婦援會時,一句「如果要追究,事情就辦不下去了,蕭曉玲的事情就是這樣」證實了,原來柯市長的轉型正義,不只是為了討好選民,還是為了舊體制的人馬在轉型正義的過程中,不用擔心他們做過的骯髒勾當會被一一掀出來、一一究責。
最近教育界的另一件大事,就是鷺江國小老師,帶學生去參觀鄭南榕基金會推行人權教育後,不但遭到國民黨議員的關切,甚至年度考績被打乙等。蕭老師事件過後的十一年,我們看到的卻是這樣惡霸行徑,在教育界中肆無忌憚地橫行十一年。這不是單一個案,是台北市教育體制積年累月的病灶:只要有一個老師膽敢有質疑黨國的行為,就可以在一個月內被火速解聘,而且永不得翻身。
教育是我們的未來。如果連教育者做對的事,卻要擔心被威權整肅,這個社會的未來還是在戒嚴中,談什麼人權教育、轉型正義?我們要求,針對蕭曉玲老師的違法解聘案,台北市未來的執政者,市長候選人們必須在辯論會中回應他們對此案的看法,以及上任後的處理。讓人民得以檢視,市長們對於教育的理念和價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在,這本「史書」已經出版,請大家務必認真閱讀,從中看清「黨國體制」的本質,記取教訓,別再上當了。是的,我說的是「史書」,不是一個「蕭案」;我說的是本質相同的更大的黨和國,將會使出在蕭案中可以看到的同樣的手段。
——史英〈校園恐怖事件──被霸凌的教師〉

這本書,顯然是一段白目史,讓讀者們能夠閱見,如果台灣還想走向公義,我們需要更多說實話的人,不論輕緩直率,還是狂狷激昂,如果這叫白目,是的,我們確實需要。
——林佳和〈一個白目人的故事〉

德國人常說,Lesen gegen das Vergessen (閱讀對抗遺忘),只有閱讀書籍,才能夠對抗遺忘不義。蕭老師願意將她所走過不公不義的路記錄下來,實在深具意義。這些校長、主任的忘記了、不記得了,過去發生的事,在這本書中,一頁一頁的又重新被記憶起來,又鮮明了起來。
——邱顯智〈Lesen gegen das Vergessen 閱讀對抗遺忘〉

她說她自己是唐吉訶德,我其實覺得更像國王的新衣裡的小男孩,直言籠罩在當時社會上的,黨國持續而幽微的影響。
——劉繼蔚〈歐巴桑怒對大市長〉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9012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施暴幼師續任教職 教育局竟說沒辦法?!」

2019012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施暴幼師續任教職 教育局竟說沒辦法?! 民國107年9月24日中秋假期間,有媽媽發現其4歲並就讀之台南市私立幼兒園幼兒突然有哭鬧、黏人、一直干擾媽媽等不同於平時的行為,且睡眠很差,還會做噩夢。當天又發現老師寫聯絡簿,說她小孩因為不會畫畫大哭,要媽媽鼓勵小孩。媽媽於是詢問小孩發生什麼事?小孩說:老師要他出去教室,還對他說:我不要理你了。 9月25日,媽媽接小孩放學,特別問黃老師發生甚麼事情?黃老師說小孩不會畫畫就大哭,媽媽請老師提供當天監視器日畫面讓家長了解狀況,黃老師說監視器畫面沒有聲音,看了沒用。媽媽到園長室跟園長要求,園方也是拖延,但又說:明天再看,兩方僵持,後因媽媽堅持,園方才提供給媽媽看。 媽媽沒有想到,在監視器中看到令她心碎的畫面。

當天早上10點20分,同學們三兩成群聚集、於座位間走動互動、做著勞作,只有小孩一個人獨自坐在門口的座位,該桌只有他一個人,沒有和其他同學一起進行活動。在畫面中,他面對鏡頭不斷拭淚,完全沒有離開座位。

10點25分08秒時,有一個老師背向鏡頭直接走向小孩,直接拉住小孩的左臂往後托,小孩被強力拖行到後方門外才能站立。黃老師拖行力量之大,連小孩的椅子也被拉托至後方,甚至小孩於拖行間差點撞到後方的鞋櫃。
10點25分19秒,黃老師又拉小孩左手臂回到教室,在座位前將幼童甩到地上,小孩跌坐在地板上,黃老師蹲下將他拉起,兩手握住小孩的兩臂上下搖晃,並用手掩住小孩嘴巴。 10點25分46秒,黃老師要小孩回原座位坐好。






20181121新北市鷺江國小608班家長新聞稿「教育專業 大家護起來 家長聲援捍衛教師專業記者會」

20181121新北市鷺江國小608班家長新聞稿
教育專業 大家護起來 家長聲援捍衛教師專業記者會

今年六月二十八號,劉芳君老師是新北市鷺江國小六年八班的導師,為了教授人權議題,與他的同事設計了人權教案,並帶學生到鄭南榕紀念館參觀。沒想到被陳明義議員開記者會痛批是「假教學、真洗腦」,接下來還被校長在校務會議上公審,叫老師「要言論自由,上臉書寫」,還被學校考核認定「主題式教學不妥」,十月時更收到考績乙等。 一個老師願意以創新的方式教學,甚至認真設計教案,這個教案不但符合十二年國教課綱的能力指標和素養,甚至獲得鄭南榕基金會「第十屆中小學人權教案徵選設計比賽」優選(附件一),更在今年10月獲教育部肯定,收錄為人權教案(附件二)。如此教學用心的老師,為什麼會受到學校這樣潑冷水的待遇? 而在更早之前,劉老師為了讓學生能夠完整的清楚討論課堂問題,在他教授的數學和國語科目上實施「主題式教學」,將一周的五堂數學課,一天兩堂或三堂的方式授課,讓學生當天就有充分的時間解決每次課堂討論的問題,老師也可以更完整的教學。 但就在去年底,校長卻以「有家長匿名反映,不滿劉老師的課表安排」為由,不但在上課中直接和督學在未徵詢同意下進到教室要求觀課,甚至發文要求老師改成學校要求的課表。
這位匿名投訴劉老師課表安排的家長始終未曾露面,反而是該班家長發起問卷訪問,全班27位家長意見皆為同意劉老師的課表安排,甚至還得到不少家長的認可,認為劉老師的教學方式對孩子在學習上有正向影響(附件三)。然而當家長代表帶著有著全班家長具名簽署的同意書找校長時,校長卻說這都不重要。
甚至劉老師向新北市政府教師申訴評議會提出申訴,教師申評會也認為鷺江國小的解釋缺乏正當性,認定劉老師的申訴「申訴有理」後(附件四),學校卻向教育部提出再申訴,並且繼續發文要求老師更改課表。 為什麼一個匿名家長的意見可以讓學校不惜再申訴到教育部,全班家長簽上名的意見書,校長卻覺得不重要呢?
學校行政本該是服務教師專業,甚至支持教師專業自主的,怎麼會變成箝制教師專業呢?一個用心創新教學的教師卻被學校行政箝制,教師們應該要積極起身捍衛才是,甚至,大家都到鄭南榕紀念館來教人權教育。 因此608班的家長們決定親自站出來(附件五),從家長們開始,與鄭南榕基金會,以及教育團體人本教育基金會出面召開記者會,並且發起「教師專業,大家護起來」連署,呼籲教師們、家長們、社會大眾們簽署。教…

2019031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為什麼不適任教師淘汰不掉?!」記者會

2019031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相關檔案詳見此
為什麼不適任教師淘汰不掉?!
是學校,還是人間地獄---新竹建功國小特教班 本會接獲家長申訴,其子因自閉症就讀新竹市建功國小特教班(力學班),該班任教二十年資深陳姓教師不僅在家長面前打小孩,還要求家長要痛打小孩。因孩子進入該特教班後,情緒常失控、出現無法控制小便、焦慮咬手指等退化行為,家長要求老師不得體罰未果的狀況下遂錄音蒐證。赫然發現該班對待特教生的方式,不是打即是罵,甚至只因學生偷吃餅乾,王助理員就罵該生:「你敢再吃人家東西你就試試看,我就打死你跟你講。站著去!站著!馬上去那邊站著!站好!站著!中午不要吃飯,站著!中午不要吃飯」,曾師在旁還附和:「敢吃掉就完蛋了」,王助理員甚至跟曾師說:「我跟你講,不要告訴他媽媽他沒有吃飯,我們碗還是給他弄一下,撿好了分給人家,表示他那個碗是有裝過的」,當天不僅不准該生吃午餐,該生被罰站一小時以上。從錄音中,未見該班三位從事特教之教師及助理員有任何教學或行為之引導,只有不斷的威脅、命令:「去罰站」「你閉嘴」「你在塞到別人嘴巴裡,我就打你」等語充斥在該班。三位特教班教師及助理員對於特教生之情緒、行為展現完全無專業認知,亦無承接處理之方法,只會用違法、錯誤之手段進行管教,全然悖離特教之專業。 亦有其他家長向本會申訴,曾姓教師不是初犯,去年就曾體罰學生成傷,家長送醫後經醫院通報社會局,社會局告知學校,學校就記曾師一支小過;更有家長申訴,其子於105年就讀該特教班,陳姓教師就曾強制餵食致學生嘔吐、以灌辣椒水方式教導學生漱口、王姓助理員以戒尺打學生、動手搧打學生臉頰(詳附件一,相關事證整理)。然而,該校卻長期放任陳師、曾師、王姓助理員違法處罰、虐待學生,陳師甚至是該校績優教師,三人聯手,利用特教班學生無法為自己處境發聲之困境,不斷欺負這些學生。不能忍受的家長只能轉學,自求多福,而無法轉學之家長,只能讓學生處在毫無特教專業、充斥暴力之環境受苦,或以為這樣的不人道的對待是善意的付出,是教育的方法。 但是,該校教評會調查後,縱使老師於調查中均有承認動手、餵學生喝辣椒水,教評會卻認定陳師與曾師沒有體罰(附件一),只有「班級經營、教學行為失當、言語失當、親師溝通不良」,將二位教師進入二個月之輔導期。家長去電詢問教育處,承辦人員回應家長:教評會屬於學校權責,市府只能尊重。」,卻在聽聞本會將召開記者會之際,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