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20160711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以新罪行掩飾舊罪行?這是罪加一等,錯上加錯。柯市長切勿陷入舊官僚體制流沙。


請按此下載本案相關資料

20160711人本教育基金會暨蕭曉玲老師新聞稿



就在台北市廉政委員會蕭曉玲案報告出爐,建議撤銷解聘處分,而柯市長也定調本案為國家暴力之際,竟傳出北市府教育局再再聲稱本案在監察院已結案,並據此不理會柯市長及廉委會之決議。

在5月25日廉委會聽證會現場,當時提出調查報告並糾正北市府的錢林慧君前監察委員親自出席,作證本案之調查過程,並說明『並未結案』,因北市府未就被糾正事項提出改善事實,無法結案。(監察院糾正事項請參此http://iamhsiao.blogspot.tw/2013/03/blog-post_14.html),而根據本會在4月19日的截圖(附件一),也顯示,並未結案。是怎麼一回事,難道教育局竟敢自己說結案嗎? 

本會於7月7日聽聞教育局說法後,上監察院糾正案網詢查,赫然發現,本案竟突然顯示結案(附件二),荒謬的是無論是當事陳情人蕭曉玲老師,或是負責此案的錢林監察委員,都沒有接到任何通知,沒有看過任何文件,皆渾然不知。這個教育局據以抵抗廉委會調查報告的所謂結案,到底是怎來的?究竟是誰下的令?結案依據又是什麼?


荒謬的還有,本案在監察院網站上的結案附件竟然是教育部在103年的回函?!這又是怎麼一回事?這個回函時間,錢林委員尚在職,並也曾就來函,回應北市府,要求繼續就糾正事項明確改善、回應,怎麼會這時候拿出來,作為結案附件?就那麼巧,之前沒結案,廉委會調查報告出來,就結案?而且是個不乾不淨的結案!

其他監察院糾正案的結案附件,必然有被糾正事項的改善情形,並經監察院認可,結案。然而,蕭案的糾正案結案附件,竟是不被錢林監察委員認可的回函。如此混淆是非!監察院如果不能確切說清楚,將再失公信,監察機關與被糾正機關糾纏在一起,對全體國民而言,是極大不幸!!

錢林前監委在聽聞本案竟已結案後曾去電監察院詢問,監察院回應委員:本案糾正(北市府)部分並未結案,結案的是教育部法令改善的部分,這部分當時並未提糾正而是請改善。

也就是,這是部分結案。糾正的部分,尚未結案。

監察院回應倘為真,請儘速公開聲明說明,並在網站上明確顯示,以昭公信,並不應留下縫隙,讓被糾正機關鑽營。同時,應徹查並說明事件始末。為什麼放上結案?經由什麼程序?簽核者為誰?為什麼是放上103年的回函?

這件事情非常嚴重。監察體系是否已崩壞,這將是指標。

教育局如果祈求本糾正案結案,唯一的方式是面對被糾正事項,確切改善,撤銷蕭老師的解聘處分。只是想欺瞞塗銷,那是不可能得到認同的,以新罪行掩飾舊罪行,這是罪加一等,錯上加錯!

柯市長面臨的,正是轉型正義的大議題,需要擔當,需要決心,需要視野,需要高度,還有要擺脫舊包袱束縛的創意!千萬不要為過去的不義犧牲政治生命,更不要讓即將出現的是非淹沒在舊體系的流沙裡。要站對位置,讓社會大眾重拾信心。辛苦既已承擔至此,千萬不要功虧一簣。要爭取的是台灣的春秋未來,不得不慎!

【前大法官許宗力表示「本案撤銷解聘處分,這是OK的。」】

更新:監察院已於網頁上將本案改回「尚未結案」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9031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為什麼不適任教師淘汰不掉?!」記者會

2019031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相關檔案詳見此
為什麼不適任教師淘汰不掉?!
是學校,還是人間地獄---新竹建功國小特教班 本會接獲家長申訴,其子因自閉症就讀新竹市建功國小特教班(力學班),該班任教二十年資深陳姓教師不僅在家長面前打小孩,還要求家長要痛打小孩。因孩子進入該特教班後,情緒常失控、出現無法控制小便、焦慮咬手指等退化行為,家長要求老師不得體罰未果的狀況下遂錄音蒐證。赫然發現該班對待特教生的方式,不是打即是罵,甚至只因學生偷吃餅乾,王助理員就罵該生:「你敢再吃人家東西你就試試看,我就打死你跟你講。站著去!站著!馬上去那邊站著!站好!站著!中午不要吃飯,站著!中午不要吃飯」,曾師在旁還附和:「敢吃掉就完蛋了」,王助理員甚至跟曾師說:「我跟你講,不要告訴他媽媽他沒有吃飯,我們碗還是給他弄一下,撿好了分給人家,表示他那個碗是有裝過的」,當天不僅不准該生吃午餐,該生被罰站一小時以上。從錄音中,未見該班三位從事特教之教師及助理員有任何教學或行為之引導,只有不斷的威脅、命令:「去罰站」「你閉嘴」「你在塞到別人嘴巴裡,我就打你」等語充斥在該班。三位特教班教師及助理員對於特教生之情緒、行為展現完全無專業認知,亦無承接處理之方法,只會用違法、錯誤之手段進行管教,全然悖離特教之專業。 亦有其他家長向本會申訴,曾姓教師不是初犯,去年就曾體罰學生成傷,家長送醫後經醫院通報社會局,社會局告知學校,學校就記曾師一支小過;更有家長申訴,其子於105年就讀該特教班,陳姓教師就曾強制餵食致學生嘔吐、以灌辣椒水方式教導學生漱口、王姓助理員以戒尺打學生、動手搧打學生臉頰(詳附件一,相關事證整理)。然而,該校卻長期放任陳師、曾師、王姓助理員違法處罰、虐待學生,陳師甚至是該校績優教師,三人聯手,利用特教班學生無法為自己處境發聲之困境,不斷欺負這些學生。不能忍受的家長只能轉學,自求多福,而無法轉學之家長,只能讓學生處在毫無特教專業、充斥暴力之環境受苦,或以為這樣的不人道的對待是善意的付出,是教育的方法。 但是,該校教評會調查後,縱使老師於調查中均有承認動手、餵學生喝辣椒水,教評會卻認定陳師與曾師沒有體罰(附件一),只有「班級經營、教學行為失當、言語失當、親師溝通不良」,將二位教師進入二個月之輔導期。家長去電詢問教育處,承辦人員回應家長:教評會屬於學校權責,市府只能尊重。」,卻在聽聞本會將召開記者會之際,於…

20190312人本函教育部--請教育部調查中華飛世文化教育發展協會侵害學生權益之情形進行查處,以此審查該協會理事長吳孟玲擔任教育部性平會委員的適任性

主旨:請貴部就育達科大菲籍生淪黑工一案中,中華飛世文化教育發展協會之侵害學生之情形進行查處,同時以此審查該協會理事長吳孟玲所擔任之貴部性平會委員職務之適任性,並請惠覆。

說明:
一、就育達科大菲籍生淪黑工一案,立法院張廖委員萬堅、黃委員國書,追查並揭露後,貴部速有處置,並維護外籍學生權利,本會敬表感佩。為能延續貴部之善意以及保護學生不受人權侵害之信念,故建言如下。

二、吳孟玲擔任理事長之中華飛世文化教育發展協會(以下簡稱飛世協會),以就讀我國育達科大之名義,招攬菲律賓籍碩士學生,為其配偶林李達擔任負責人之華維思國際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為思公司)以低薪、超時之狀況下,進行高負荷勞動。

三、飛世協會理事長吳孟玲於2019年3月11日招開記者會時,亦承認以下事項:
 (一)菲律賓學生來台代辦費為800美金含機票(約折合新台幣24000元)。
 (二)飛世和華維思是「合作企業」。
 (三)第二批學生合約中有明定保密條款與罰則(懲罰性違約金據報高達新台幣50萬元)。
 (四)沒有在公司工作就要退出飛世計畫。
 (五)每月從薪資中扣除2000元服務費。

四、查飛世協會以非營利社團法人設立登記,且設立目的屬教育範疇。但飛世協會所收取之代辦費遠高於菲律賓來往我國之機票費用,且其與學生訂之合約包含入學及工作,應有仲介費之性質。飛世協會既屬非營利社團法人,收取高額仲介費,並仲介之工作內容時數遠超過法令許可、低薪且高負荷,皆明顯有偏離教育或公益目的之嫌。又吳理事長有以此法為其配偶擔任負責人之公司取得廉價勞動力,有圖私人利益之嫌。懇請貴部調查上述事項是否有違背教育公益團體之目的與限制;並就是否達到撤銷該協會設立許可之程度,進行評估。倘有成立撤銷該飛世協會設立許可之事由,亦請貴部將評估結果向內政部提供意見,籲請其撤銷該協會之設立許可。

五、飛世協會要求學生簽署之保密條款與高額罰則,對於來我國就讀,舉目無親之菲律賓籍學生,依一般社會通念判斷,將產生極大心理壓力。再加以,倘若沒有允應簽署上述不當條款,被指配工作,更會遭受退出計畫之後果。育達科大所準備之專班,是專為與飛世協會合作所設之班別,涉及本事件之學生當然可能因擔心退出計畫將影響其學生身分,而渠等又因已繳交不低之費用(以菲律賓薪資水準觀之)、放棄其他升學機會、投入時間成本準備來我國就讀育達科大,陷入進退兩難之處境。飛世協會的行為促成學生在…

20190412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公然侮辱、歧視、孤立學生的老師 還躲在保護傘下拿薪水?! 教師法應明確將「對學生為羞辱、歧視、孤立」列入解聘事由

20190412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公然侮辱、歧視、孤立學生的老師 還躲在保護傘下拿薪水?! 教師法應明確將「對學生為羞辱、歧視、孤立」列入解聘事由
本會近期接獲在台北市某國中數學科任教師A師,僅因為學生沒有聽懂老師的指令拉上窗簾,就在全班面前大罵學生:「你這個白癡」、「你根本是個廢物」,更叫班上其他同學去『踢』該名學生,接著又用鉛筆盒打學生的頭。 本會訪查目前由A師任教的班級學生,受訪家長及學生皆表示,A師去年九月開始任教就經常在班上公然罵學生「白癡」、「怎麼不去死一死」等語,且會在上課到一半,就將學生叫到教室外面罰站,還對學生說:「我叫你到外面罰站,就代表你沒有資格上這堂課,就是曠課。」。 除此之外,A師也常針對某些學生的特徵取笑:「XX眼睛很大很像義眼,很噁心」、「XX黑油油的」,甚至更曾點名一位日本籍的學生說:「XX是死日本鬼子,滾出台灣」。也曾因為一位學生沒有聽從他的指令,就辱罵該生「你是聽障、智障,還是什麼障?」

公然辱罵、教唆傷人,竟然只是「口頭禪」?!竟然只能「觀課」處理?!
這種公然言語辱罵、命令學生傷害同學的行為,都是構成刑法上「公然侮辱」、「教唆傷害」的罪行,然而家長向學校反映後,學校告知家長A師已申請介聘到他校,故未為任何處理。於是家長開始錄音蒐證,並提供錄音證據給學校,學校才開始說要處理,但處理的方式只有「觀課」,且校長告訴家長,他們不會開教評會審議A師是否要解聘,只會在學期末進行懲處。而校長於本會致電詢問時更稱:處理要看老師的動機,A師的辱罵行為是「口頭禪」。 然而,該校目前觀課只限於申訴家長該班。根據A師教授的其他年級學生表示,該師仍會謾罵學生,要學生去「死一死」,甚至嗆學生要不要學申訴人「也組一團來告他」。 本會與家長尋求簡舒培議員協助,台北市教育局回覆本案為依「教學不力」程序處理,且教師法目前無可請教師暫時離開教職之規定,故學校由其他教師入班陪同觀察輔導
我們的孩子處在不適任教師的言語羞辱、歧視、孤立中 如A師嚴重辱罵學生,卻被學校輕輕處理的狀況並不是個案,在本會近兩年協助處理過的眾多言語侮辱案中,嚴重的包括罵全班「廢物」、「滾出教室」、叫學生到教室後面組成「自身自滅區」、在全班面前說小孩「賣身的」、還有老師罵學生「死性不改」、「腦容量只有金魚這麼小」、「畜生」、「沒出息」,甚至有老師在全班面前說某生是「過動」、「還不去吃藥」等羞辱、揭露學生隱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