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20160711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以新罪行掩飾舊罪行?這是罪加一等,錯上加錯。柯市長切勿陷入舊官僚體制流沙。


請按此下載本案相關資料

20160711人本教育基金會暨蕭曉玲老師新聞稿



就在台北市廉政委員會蕭曉玲案報告出爐,建議撤銷解聘處分,而柯市長也定調本案為國家暴力之際,竟傳出北市府教育局再再聲稱本案在監察院已結案,並據此不理會柯市長及廉委會之決議。

在5月25日廉委會聽證會現場,當時提出調查報告並糾正北市府的錢林慧君前監察委員親自出席,作證本案之調查過程,並說明『並未結案』,因北市府未就被糾正事項提出改善事實,無法結案。(監察院糾正事項請參此http://iamhsiao.blogspot.tw/2013/03/blog-post_14.html),而根據本會在4月19日的截圖(附件一),也顯示,並未結案。是怎麼一回事,難道教育局竟敢自己說結案嗎? 

本會於7月7日聽聞教育局說法後,上監察院糾正案網詢查,赫然發現,本案竟突然顯示結案(附件二),荒謬的是無論是當事陳情人蕭曉玲老師,或是負責此案的錢林監察委員,都沒有接到任何通知,沒有看過任何文件,皆渾然不知。這個教育局據以抵抗廉委會調查報告的所謂結案,到底是怎來的?究竟是誰下的令?結案依據又是什麼?


荒謬的還有,本案在監察院網站上的結案附件竟然是教育部在103年的回函?!這又是怎麼一回事?這個回函時間,錢林委員尚在職,並也曾就來函,回應北市府,要求繼續就糾正事項明確改善、回應,怎麼會這時候拿出來,作為結案附件?就那麼巧,之前沒結案,廉委會調查報告出來,就結案?而且是個不乾不淨的結案!

其他監察院糾正案的結案附件,必然有被糾正事項的改善情形,並經監察院認可,結案。然而,蕭案的糾正案結案附件,竟是不被錢林監察委員認可的回函。如此混淆是非!監察院如果不能確切說清楚,將再失公信,監察機關與被糾正機關糾纏在一起,對全體國民而言,是極大不幸!!

錢林前監委在聽聞本案竟已結案後曾去電監察院詢問,監察院回應委員:本案糾正(北市府)部分並未結案,結案的是教育部法令改善的部分,這部分當時並未提糾正而是請改善。

也就是,這是部分結案。糾正的部分,尚未結案。

監察院回應倘為真,請儘速公開聲明說明,並在網站上明確顯示,以昭公信,並不應留下縫隙,讓被糾正機關鑽營。同時,應徹查並說明事件始末。為什麼放上結案?經由什麼程序?簽核者為誰?為什麼是放上103年的回函?

這件事情非常嚴重。監察體系是否已崩壞,這將是指標。

教育局如果祈求本糾正案結案,唯一的方式是面對被糾正事項,確切改善,撤銷蕭老師的解聘處分。只是想欺瞞塗銷,那是不可能得到認同的,以新罪行掩飾舊罪行,這是罪加一等,錯上加錯!

柯市長面臨的,正是轉型正義的大議題,需要擔當,需要決心,需要視野,需要高度,還有要擺脫舊包袱束縛的創意!千萬不要為過去的不義犧牲政治生命,更不要讓即將出現的是非淹沒在舊體系的流沙裡。要站對位置,讓社會大眾重拾信心。辛苦既已承擔至此,千萬不要功虧一簣。要爭取的是台灣的春秋未來,不得不慎!

【前大法官許宗力表示「本案撤銷解聘處分,這是OK的。」】

更新:監察院已於網頁上將本案改回「尚未結案」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80927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以生命控訴-請監察院調查台北市民權國中不當管教學生及台北市教育局怠惰失職

請按此參閱記者會資料 以生命控訴 請監察院調查台北市民權國中不當管教學生及台北市教育局怠惰失職

自殺的新聞旁,總標註著「請珍惜生命」。這個標語對於王爸爸、王媽媽來說,太過沉重,因為他們的孩子在去年12月7日自殺了。王爸爸、王媽媽知道他的孩子不是不願意珍惜自己的生命,而是這個太年幼的生命裡,除了完成大人訂下的規則,他以為沒有其他選擇。 才三個多月的國中生活,為什麼會讓一個孩子走上絕路?王爸爸、王媽媽一直在尋找答案… 性平會成校長私刑場所,壓制家長接受校方所有要求 才剛開學兩個月,王生因為在放學時和兩名同社團的同學發生衝突,民權國中召開了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性平會)。性平會中,校長朱毋我竟要兩造雙方都到場,並且直接稱王生是「小孩子騙大人」,直接採信對方的說法。朱毋我校長還對王生喝斥:「你就是有病,就是要吃藥」。王生爸爸發現學校作法失當,提出應該要有專家在場,校長竟稱說:「我們這個會議在場的都是專業輔導人員,就等同於醫生」、「今天性平會調查結果我們說了算」,令家長不敢再提出意見,只得聽命於學校。 性平會後,學校禁止王生參與第八節課及晚自習,且整當周整天需「抽離」到學務處;放學時必須由家長親自接王生回家。王生回到班級上課後,若於上課期間影響秩序,也會於課堂中直接被帶至學務處留置,且經常留置到放學,也會被生教組長叫去學務處進行勞動。在12月7日前,王生曾連續三個禮拜整天都在學務處,無法回班上課。 「抽離」至學務處,竟是羞辱和恐嚇 王生自殺後,王生家長接到多位九年級學長留言表示:王生被抽離到學務處的期間,他們目睹生教組長對王生大吼大罵,有時午餐還沒吃完就被叫去罵;生教組長更多次將孩子強留在門後與牆壁間的空間中,以禁閉罰站方式處罰孩子,並用力踹門板發生巨大聲響;更羞辱的是,連去上廁所也要向組長鞠躬報告。學務主任則公然詢問王生「吃藥了沒」。只要王生被送到學務處,學務主任、生教組長會警告王生:「你只要吵一節課,就是在學務處待一天」(附件一)這些指控歷歷,讓王生家長崩潰—原來,學校以「抽離」為名,進行的是恐嚇與羞辱,原來,孩子這些日子來承受的是這樣的壓力。 學生因犯錯被要求到學務處,本來就承擔被貼標籤、被指責的壓力。但在這樣的壓力上,學務主任、生教組長竟還對王生恐嚇、羞辱,造成他更大的身心壓力。王生過世前,有長達三周都被以「抽離」之名被隔離在學務處,他所受的遭遇連學長都看不下去了…所謂的「抽離」,難道就…

20180709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大獨裁者,退散!把孩子從惡魔教室解救出來

大獨裁者,退散! 把孩子從惡魔教室解救出來 二重國小許○華老師的「惡魔教室」 本會接獲申訴,二重國小一年○班某位家長因為孩子回家後,開始有焦慮的症狀,睡覺會做噩夢,怕被叫去「面壁」(面對牆壁罰站),也曾聽過孩子提到班導許老師會要全班一起笑某個同學,或罵某個同學,甚至開始會用非常不客氣的語氣指責家人。家長聽聞該學區有家長提過許師教學「像希特勒帶兵一樣」;4/30號晚上,孩子回家跟家長說某個同學帶早餐去學校吃,吃不下後收著,許老師叫他吃完,該同學說「媽媽說吃不完帶回來吃」,許師說「甚麼都媽媽、甚麼都媽媽,在學校要聽老師的」,該同學吃完就去廁所吐了,老師生氣叫他把吐的擦乾淨,當他回到教室,許老師對著全班說他裝吐、裝可憐。於是家長開始錄音蒐證。而錄音內容讓家長驚覺許師帶班風格已嚴重影響小一學生之身心健康。 每天早自習時間,一年○班總是非常安靜,縱使老師不在班上。這樣「自制」的秩序感,相較於大多數小一教室鬧哄哄的生命力,非常奇特,甚至可說是怪異。我們透過小孩的身心壓力症狀及教室現場錄音,才得知這是該班導師許老師長期以「權威」建立一個「惡魔教室」。許老師用「不要害許老師」、「害一年○班」、「老師很辛苦」勒索恐嚇學生,甚至建立讓學生彼此糾察、用全班公審的方式來審訊不聽話的學生、獎賞聽話的學生。每當許老師羞辱或嘲笑某個同學時,此起彼落的附和(太可惡、不要把許老師當傻瓜;跟著許師罵某些學生是苦瓜臉)、討好(「許老師,你好漂亮」、「許老師,你辛苦了」),許老師透過建立嚴密管控的威權,讓她成為該班的「獨裁者」,只要他一聲令下,該班許多學生就會執行他的意旨,甚至造成學生說出「你想死去死,不要害到我們就好…你想死好讓你去死」等惡毒的語言。(詳見附件一,錄音截錄文字檔) 教育裡不能讓大獨裁者存在 美國加州帕羅奧圖市高中老師朗‧瓊斯(Ron Jones)多年前在他的歷史課做一個「原始法西斯運動」實驗,該實驗在2008年改編「惡魔教室」。他為了回答學生的一個問題:「德國人民怎麼可以宣稱對猶太人屠殺一無所知?」,為了探究這個問題,他在學校實行為期五天的實驗,僅僅四天他就在課堂間建立了一個奉守紀律、團結、行動(忠誠與告密)、榮譽為首要目標的團體,最後一天他公布了他的實驗,並且為大家說明當規則取代理性時,法西斯主義就在這裡。朗‧瓊斯的實驗帶給我們重要的訊息,納粹重現並非難事,只要我們繼續期待一個強而有力的獨裁領袖…

20180611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羞辱、恐嚇兒童,就是犯罪。衛福部應追究社政主管機關不作為之責任。

羞辱、恐嚇兒童就是犯罪 衛福部應追究社政主管機關不作為之責任
新北市三重區益智幼兒園莫姓老師上課時,以「笨」、「你太爛了」、「丟臉」、「你敢給我吐掉,我扁你喔」等語連續辱罵、恐嚇A生,並於該A生尿褲子時,要求全班小孩一起笑他。 羞辱、恐嚇兒童會造成兒童嚴重身心傷害,是犯罪行為,不是教育 新北市社會局對此案開罰6萬元。在刑事提告的部分,新北地方法院判決犯成立成年人對兒童之公然污辱罪及恐嚇維安罪,因為是一行為觸犯兩罪名,所以法院以比較重的成年人對兒童之恐嚇危安罪,判刑四個月得易科罰金。這個判決昭示了:除身體傷害外,羞辱、恐嚇兒童都是嚴重的犯行,不是教育行為。 兒童權利公約第37條也明定政府有義務確保「所有兒童均不受酷刑或其他形式之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之待遇或處罰。」。但是,家長或教師以「教養」、「教育」為名,對兒童施以體罰、羞辱、恐嚇,仍然時有所聞。前幾天新聞上一對年輕父母在臉書上撥放嚇小孩、打小孩的影片,留言表示讚賞與支持者並不在少數,更遑論許多校長、教師把「教育」作為體罰或羞辱學生的藉口。 我們呼籲大人們,把這個判決當作是一個警示,立即停止羞辱兒童的行為,也不要再以任何剝奪他的身心與安全需求的方式恐嚇他,例如:「你再這樣我就打你」、「你再這樣你就不要吃」、「你再這樣我就要離開你」,這些話對於身心需求都需仰賴大人的孩子來說,都是巨大的傷害。 幼兒園其他教師早就知情 A生在2017/8/15遭到老師恐嚇、公然侮辱,從現場的錄音中可以聽出,莫姓老師邊罵A生,邊與旁邊的其他老師抱怨。其他老師有目睹A生被公然侮辱、恐嚇的狀況。A生因此害怕得不敢上課,8/17 A生媽媽到校處理時,主任馬上捧上一個禮盒賠罪道歉,顯然,主任知悉了孩子不敢上課的原因。且以該幼兒園空間的開放程度來說,當時莫老師大聲羞辱、恐嚇孩子時,幼兒園的老師、行政人員應該都能夠察覺。 校方、教育局未遵守通報義務 益智幼兒園校方人員知情未通報,新北市教育局8/17接到家長申訴後也並未依法進行兒少保通報。直到本會於8/21接到申訴案,並於同日通報社會局之前,並沒有任何單位通報。顯然、校方跟教育局都違反了兒少權法24小時內的通報義務。 心理壓力嚴重影響了孩子的成長 其實A生在家裡,已經學會自行如廁,而不需要穿尿布了。自從不穿尿布以來,也從來沒有在家中尿褲子,需要大人幫忙的時候,也可以自己表達需求,請大人陪他一起去上廁所。所以當莫老師說A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