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20170221人本教育基金會【會後新聞稿】--華岡藝校濫權霸凌,教育行政怠職擺爛。中學生人權,司法無法可救?

 
20170321人本教育基金會會後新聞稿
華岡藝校濫權霸凌  教育行政怠職擺爛
中學生人權 司法無法可救?

人本教育基金會與周同學於今日早上10時召開記者會,郭德田律師、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的葉大華秘書長(同時也是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立法委員吳思瑤都到場發言支持。
現場公布華岡藝校校長丁永慶在校門口公開對學生大喊:「我們不要像他那樣子的政治人物進學校」、「他不配做華藝人」(請參閱影片)
主持人馮喬蘭指出,丁永慶校長沒有資格再待在教育界。「沒有任何一個校長,可以做出這樣的行為,說出『我們不要讓這樣的學生進學校』竟然還可以坐在高高的穩坐在校長的寶座上。這樣我們教育示範的到底是什麼?而丁永慶校長擔任華岡藝校校長至少已經18年了,一個18年資歷的校長可以在學校做出這樣的事情?教育局完全沒有撼動他,反而繼續捍衛他。對於這樣侵害學生言論自由的事情,教育局沒有作任何具體調查及具體懲處,不肯撤銷他校長的資格,不肯要求華岡藝校處理這件事情,教育局到底在包庇什麼?」「如果有同學做出這樣的事情,校方應該要明確處理,並且協助同學了解狀況,不要再進行霸凌行為。但是華岡藝校丁永慶校長他是運用其他學生來共同霸凌周同學,等於把其他學生當成霸凌的工具。」
對於丁校長一直說她沒有公審周同學,她只是跟其他同學道歉這些辯白。喬蘭回應:「他跟其他同學道歉說我們沒有辦法讓鹿晗來,但是他跟其他同學道歉的結果就是其他同學怪罪周同學。這種道歉其實就暗示明示了『我們可以對周同學行諸各種語言的暴力』。」
對於學生救濟程序的疏漏,喬蘭指出台北市教育局並沒有任何高中職學生的再申訴管道,因為我們的高級中等教育法中沒有明定再申訴管道,所以由各縣市自行決定,台北市就沒有。而教育部放任這樣的事情模糊下去,沒有明訂各縣市政府要有各級學生的再申訴管道。所以,人本要陪同周同學去提行政訴訟,要求司法救濟,因為行政體系已經不可靠,必須請司法出面。同時期待承審法官可以停止訴訟,申請釋憲,補充釋字684號解釋,讓所有的學生都享有相等的權利。不論是言論自由、結社權還是訴訟權。希望藉由這個訴訟,讓國家更周全的保障學生人權。
面對當初這些霸凌他的畫面與言語,周同學指稱丁永慶校長帶頭煽動仇恨、煽動對立,更製造學生之間的衝突。而這些言論,證明丁校長是雙重標準。華岡藝術學校董事會內依然有曾經擔任過特定政黨中央委員的董事,更不用說「捐助華岡藝術學校設立基金」的「中國文化大學」,直到今日,包括現任國民黨黨主席洪秀柱、副主席胡志強、前中評會主席也參與過中共九三大閱兵的李傳洪等等的特定政黨高層人士都還在其中。如果丁校長認為他揭發她威權專制、在校內推動自由民主的行為,是「政治人物」、是「政治狂熱份子」,這些賦予她職位、給予她薪水,這些在特定政黨中擔任要職的董事們,又該被賦予什麼樣的名詞?這不是為了鞏固威權體制,什麼才是鞏固威權體制?這不是政治清算,什麼才是政治清算?
最後,周同學說明他為什麼要提出行政訴訟:「臺灣距離解嚴已經將近30年,但我們的教育行政體系卻可以容許學校侵害學生的權利,更可以容許威權體制在校園復辟,這顯然不是一個正常民主國家應該有的情形。」(詳見文後周同學發言稿)
郭德田律師對華岡藝校的做法感到遺憾,因為學校長久沒有學生會這種維護學生權益的組織,碰到周同學想要發揚,理論上應該褒揚、給予協助,沒想到還是要黑箱的方式選出校方偏好的學生代表。郭律師也指出,華岡藝校霸凌學生已經不是初犯,周同學的案例也就是這種霸凌手法的變形。根據他查詢法院判決,該校曾有一女學生在學期間未等請假手續辦理完成就出國去和男朋友見面,回國後就遭學校認定「欺瞞師長、男女共處一室」將該生退學。當時行政法院認為學校的處分不合理、不合法,而且也沒有證據,就判華岡藝校敗訴。華岡學校現在用連續懲處,而不作成退學處分,學生就沒有辦法透過行政訴訟進行救濟。這種「化整為零」的作法也是過去許多行政機關打壓異己的慣用手法。所以,郭律師呼籲承審法官不要堅守過去保守的立場,因為學生也是人,一旦言論自由、結社自由遭到侵害,也要給予救濟。最後,他點名華岡藝校丁永慶校長「如果對自己的行政疏失不反省,而是反省自己的學生,這樣的人不配當校長」,呼籲教育局應慎重檢討丁永慶校長霸凌周同學的問題。
立法委員吳思瑤簡明對教育部提出四點要求:一、教育部應該主動提請大法官解釋。二、教育部應該依照教育基本法第15條之規定立即訂立全國高中職以下學生申訴救濟處理原則。三、鑑於本案與輔大性侵案這幾個案例都是由校長、院長帶頭的公審、霸凌,教育部應該儘快訂立更高位階、擴大霸凌對象的校園霸凌防治專法。四、教育部應該立即啟動對於私校的輔導與管理的手段,有就是依私校法第55條之規定召開私校諮詢會,來對於華岡藝校校長霸凌學生,讓校園民主倒退這個事件進行審議。
吳委員直言:「教育部可以有所作為,也應該有所作為」,未來在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會繼續督促教育部做到這些要求。
台少盟秘書長葉大華直接譴責丁永慶校長的言行:「因為有同學表達他的言論,丁校長把學生的言論自由把學生當成是在搞政治,把他當作是政治人物,這荒謬至極。如果一個學校教育單位不能提供學生一個充分的民主素養公民素養的養分,那我們教育部一天到晚再喊公民素養的養成是在幹嘛?大家不就不用上公民課? 」「這個校長可以在校門口大喇喇的毫不避諱的同學對周同學進行霸凌這不只是霸凌,是對社會大眾展演了國家機器的暴力。」
葉秘書長更直言相關行政懲處機關都是舊時代的思維,並沒有兒童權利的概念,她說:「我國已經在二年前簽署了兒童權利公約,根據兒童權利公約第19條及第1號一般性意見書所指出的教育進程所灌輸的價值觀絕不能妨礙促進享有其它權利的努力,包括受教權、人格權、言論自由、表意權,所以這個案件中周同學有許多權利被侵害,訴願會怎麼會無視兒童權利公約?這是非常令人憂心的事情,他們沒辦法保障未成年人、兒少、高中職以下學生的權利。」最後,對於學生權利的救濟,她建議應該比照性別平等教育法,在校內設置學生權利的調查小組。
最後,對於丁永慶校長對外宣稱周同學是冒用學校名義辦學生會一事,馮喬蘭回應:「他所謂的冒用學校名是指周同學他創立了一個『華岡藝術學校學生會籌備委員會』。周同學當時是華岡藝校的學生,他想要組一個社團來處理華岡藝校的學生代表產生問題,他不叫作『華岡藝術學校學生會籌備委員會』,他要叫作什麼呢?國光藝校學生會籌備委員會嗎?丁永慶校長竟然還可以這樣指鹿為馬、胡扯說周同學冒用學校名義。」

今天記者會不只是個案的平反,正義的實現,戕害學生的人應該有相當的處理,我們才會知道國家講人權是真的。本會希望透過這場記者會促使行政體制更理解兒童人權的保護不是消極的,它是一般權利的共同保護,因為每一個孩子都是這個社會的一份子。
本案相關資料連結:https://www.google.com/url?hl=zh-TW&q=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3D0B6bF7n789DAaemh5MHcyb1pOQXM&source=gmail&ust=1487745825034000&usg=AFQjCNHYT7Vg7ca64TvUjHNqwp4QqXqNgQ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80927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以生命控訴-請監察院調查台北市民權國中不當管教學生及台北市教育局怠惰失職

請按此參閱記者會資料 以生命控訴 請監察院調查台北市民權國中不當管教學生及台北市教育局怠惰失職

自殺的新聞旁,總標註著「請珍惜生命」。這個標語對於王爸爸、王媽媽來說,太過沉重,因為他們的孩子在去年12月7日自殺了。王爸爸、王媽媽知道他的孩子不是不願意珍惜自己的生命,而是這個太年幼的生命裡,除了完成大人訂下的規則,他以為沒有其他選擇。 才三個多月的國中生活,為什麼會讓一個孩子走上絕路?王爸爸、王媽媽一直在尋找答案… 性平會成校長私刑場所,壓制家長接受校方所有要求 才剛開學兩個月,王生因為在放學時和兩名同社團的同學發生衝突,民權國中召開了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性平會)。性平會中,校長朱毋我竟要兩造雙方都到場,並且直接稱王生是「小孩子騙大人」,直接採信對方的說法。朱毋我校長還對王生喝斥:「你就是有病,就是要吃藥」。王生爸爸發現學校作法失當,提出應該要有專家在場,校長竟稱說:「我們這個會議在場的都是專業輔導人員,就等同於醫生」、「今天性平會調查結果我們說了算」,令家長不敢再提出意見,只得聽命於學校。 性平會後,學校禁止王生參與第八節課及晚自習,且整當周整天需「抽離」到學務處;放學時必須由家長親自接王生回家。王生回到班級上課後,若於上課期間影響秩序,也會於課堂中直接被帶至學務處留置,且經常留置到放學,也會被生教組長叫去學務處進行勞動。在12月7日前,王生曾連續三個禮拜整天都在學務處,無法回班上課。 「抽離」至學務處,竟是羞辱和恐嚇 王生自殺後,王生家長接到多位九年級學長留言表示:王生被抽離到學務處的期間,他們目睹生教組長對王生大吼大罵,有時午餐還沒吃完就被叫去罵;生教組長更多次將孩子強留在門後與牆壁間的空間中,以禁閉罰站方式處罰孩子,並用力踹門板發生巨大聲響;更羞辱的是,連去上廁所也要向組長鞠躬報告。學務主任則公然詢問王生「吃藥了沒」。只要王生被送到學務處,學務主任、生教組長會警告王生:「你只要吵一節課,就是在學務處待一天」(附件一)這些指控歷歷,讓王生家長崩潰—原來,學校以「抽離」為名,進行的是恐嚇與羞辱,原來,孩子這些日子來承受的是這樣的壓力。 學生因犯錯被要求到學務處,本來就承擔被貼標籤、被指責的壓力。但在這樣的壓力上,學務主任、生教組長竟還對王生恐嚇、羞辱,造成他更大的身心壓力。王生過世前,有長達三周都被以「抽離」之名被隔離在學務處,他所受的遭遇連學長都看不下去了…所謂的「抽離」,難道就…

20180709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大獨裁者,退散!把孩子從惡魔教室解救出來

大獨裁者,退散! 把孩子從惡魔教室解救出來 二重國小許○華老師的「惡魔教室」 本會接獲申訴,二重國小一年○班某位家長因為孩子回家後,開始有焦慮的症狀,睡覺會做噩夢,怕被叫去「面壁」(面對牆壁罰站),也曾聽過孩子提到班導許老師會要全班一起笑某個同學,或罵某個同學,甚至開始會用非常不客氣的語氣指責家人。家長聽聞該學區有家長提過許師教學「像希特勒帶兵一樣」;4/30號晚上,孩子回家跟家長說某個同學帶早餐去學校吃,吃不下後收著,許老師叫他吃完,該同學說「媽媽說吃不完帶回來吃」,許師說「甚麼都媽媽、甚麼都媽媽,在學校要聽老師的」,該同學吃完就去廁所吐了,老師生氣叫他把吐的擦乾淨,當他回到教室,許老師對著全班說他裝吐、裝可憐。於是家長開始錄音蒐證。而錄音內容讓家長驚覺許師帶班風格已嚴重影響小一學生之身心健康。 每天早自習時間,一年○班總是非常安靜,縱使老師不在班上。這樣「自制」的秩序感,相較於大多數小一教室鬧哄哄的生命力,非常奇特,甚至可說是怪異。我們透過小孩的身心壓力症狀及教室現場錄音,才得知這是該班導師許老師長期以「權威」建立一個「惡魔教室」。許老師用「不要害許老師」、「害一年○班」、「老師很辛苦」勒索恐嚇學生,甚至建立讓學生彼此糾察、用全班公審的方式來審訊不聽話的學生、獎賞聽話的學生。每當許老師羞辱或嘲笑某個同學時,此起彼落的附和(太可惡、不要把許老師當傻瓜;跟著許師罵某些學生是苦瓜臉)、討好(「許老師,你好漂亮」、「許老師,你辛苦了」),許老師透過建立嚴密管控的威權,讓她成為該班的「獨裁者」,只要他一聲令下,該班許多學生就會執行他的意旨,甚至造成學生說出「你想死去死,不要害到我們就好…你想死好讓你去死」等惡毒的語言。(詳見附件一,錄音截錄文字檔) 教育裡不能讓大獨裁者存在 美國加州帕羅奧圖市高中老師朗‧瓊斯(Ron Jones)多年前在他的歷史課做一個「原始法西斯運動」實驗,該實驗在2008年改編「惡魔教室」。他為了回答學生的一個問題:「德國人民怎麼可以宣稱對猶太人屠殺一無所知?」,為了探究這個問題,他在學校實行為期五天的實驗,僅僅四天他就在課堂間建立了一個奉守紀律、團結、行動(忠誠與告密)、榮譽為首要目標的團體,最後一天他公布了他的實驗,並且為大家說明當規則取代理性時,法西斯主義就在這裡。朗‧瓊斯的實驗帶給我們重要的訊息,納粹重現並非難事,只要我們繼續期待一個強而有力的獨裁領袖…

20180313 人本教育基金會記者會--體制暴力何時終結?!教育部應徹底面對、確切處理、改變體質、終結循環

記者會完整資料可於此下載


體制暴力何時終結? 教育部應徹底面對、確切處理、改變體質、終結循環

零體罰?!暴力仍在! 民國95年12月12日花蓮縣中城國小林姓教師以未交作業為由,以鋁棍毆打學生,造成學生嚴重瘀傷。事發沒多久,教育基本法即公布修正,明白表明:「學生之學習權、受教育權、身體自主權及人格發展權,國家應予保障,並使學生不受任何體罰及霸凌行為,造成身心之侵害」。迄今11年過去了,光去年就發生了國立臺灣戲曲學校高職部老師用腳飛踢學生胸口五下、有國小老師用熱水壺燙學生的手,有學生被罰起立蹲下跳導致橫紋肌溶解症送醫住院等等非常嚴重的體罰、傷害案件。 體罰的本質,是體制暴力 當年中城國小林姓教師沒有被解聘。三年前本會控訴的臺南啟智學校三位教師嚴重體罰,老師把學生弄到手骨折、毆打學生胸口、甚至毆打幼童致眼眶瘀青,三位老師也只是被記過,仍然在校教書;而去年飛踢學生胸口的國立學校老師,也只是一支大過,沒有被解聘。 本會處理校園體罰案件發現,不管老師的手段與傷害再怎麼嚴重,縱使家長向學校提出申訴、提出驗傷單、甚至經法院判決故意傷害罪成立,學校總是會說老師「只是情緒失控」、「是不小心」、「都是為學生好,只是手段不對」。教育局或教育部都說自己「沒有包庇」,因為都是學校教評會或考績會決定的,彷彿只要程序完備,不論內容多離譜都可以接受。家長如果對校方處置不滿,也沒有管道可以繼續追究 教育與保護兒童是國家的責任,這些老師,都是代替體制執行公權力。他在校園裡對兒童的施暴行為,是透過國家體制對兒童施暴,絕對不只是他個人的問題與責任而已。而學校、教育局、教育部等教育行政單位有絕對的責任,禁絕一切透過體制對兒童施加的暴力。當教育體制未能依法處理、解聘體罰老師,甚而淡化暴力事實,這都預留了下一次暴力的空間。在這種狀況之下,體制不只是包庇、共犯,他本身就是一種體制暴力。 改變體質終結循環 什麼樣的體質會維持體制暴力呢? 無感:只求維護體制利益,卻對兒童受暴無感。小孩手被扯斷,說是他骨質疏鬆;小孩肌肉溶解,說是他體質不良;小孩眼角受傷,說是點名板彈起來!!小孩痛,這個體制的心卻不會痛?竟能在兒童受害情況下,為加害者找理由,甚或包裝加害者為無辜者、受害者。一旦無感,怎會尋求改變。 無責:施暴者不須離開、不須改變反省,沒有人需要為暴力負責。教育部沒責任,因為已經發公文?教育局沒責任,是學校;學校沒責任,是教評會;教評會沒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