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20180920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又不是只有我!」 請政府全面調查宜蘭體操環境,別讓選手繼續受害記者會


「又不是只有我!」
請政府全面調查宜蘭體操環境,別讓選手繼續受害

亞運剛結束,我國體育好手得到17金的好成績。其中,男子體操選手李智凱與唐嘉鴻更得到二面金牌。這樣的好成績,是全民的驕傲,政府甚至出動F16戰機歡迎選手返台。小英總統接見所有選手,致詞時表示:「我們現在看到的榮耀,其實都來自背後無數苦練的汗水,跟孤單的淚水」,堆積的,只有苦練的汗水與孤單的淚水嗎?
而亞運前,宜蘭體操隊游姓教練就被申訴長期體罰、性騷擾,但是,我們打電話給游教練,詢問體罰、性騷擾等事情,游教練卻說:「又不是只有我!」。這是什麼意思呢?
屢犯體罰、性騷擾、辱罵學生的體操隊教練,卻只被記一支小過
本會於今年初接獲宜蘭羅東國中游姓體操教練,在訓練時除了會以三字經辱罵及體罰學生,還有脫褲子、以手指戳肛門等性騷擾行為,甚至有學生因為游姓教練的不當行為而離開體操隊。游姓教練這些行為,都是嚴重的犯罪行為。於是,本會多方探詢、訪問學生及家長,於512日拜會宜蘭縣教育處,也提出照片、影片、宜蘭縣體操會之調查紀錄等證據檢舉。本會當時要求宜蘭縣教育處召開跨校的性平會,並函詢宜蘭縣體操會要求提供調查資料及列出游姓教練接觸過的選手名冊,使性平會的有機會展開全面性調查,並保護選手的安全。當天到場接受檢舉的是教育處副處長林麗玲,對本會要求的調查方向一一接受。(附件一 大事記及其證物)
但是到現在,本會做為檢舉人卻沒有收到任何處理結果之函文。我們輾轉得知羅東國中之性平會調查只訪查三名家長,調查小組雖認定本案性騷擾成立,卻認定他「性平意識不足」,只讓他接受性平教育及記過!
任何性犯罪,都有可能是性平意識不足,但不會因此就輕判,尤其是接觸兒童者。而羅東國中性平會、宜蘭縣教育局卻是讓游姓教練繼續帶學生!如果游姓教練是初犯,可能只是因為性平意識不足造成;但游教練已經是「屢犯」,性平會還是認定是性平意識不足!這難道不是包庇?
是「體罰」,不是「訓練」!是「性騷擾」,不是「保護」!
羅東國中的調查報告中,游姓教練並未否認有脫學生褲子之行為,反而拿體操館也有學長脫學弟衣服的情形為自己開脫,對自己的行為毫無悔意:「如果你要說脫褲子的行為,體育館裡面都是男生,學長也會跟學弟玩,也不是真的要脫你褲子,就是可能拉一下褲子」、「就是拉一下,其實也是會有脫掉的情況,也是有整個都脫掉的狀況」。對於學長強脫學弟衣物,游教練也不阻止,認為這是體操館的人際互動:「你說體操館誰沒有脫過褲子,可能真的沒有耶」…游教練甚至以保護學生為由迴避責任,但是,訓練體操跟脫學生褲子有什麼關係?「一次」可以是不小心,但整個體育館都在脫學生、學弟的褲子,這是不小心嗎?而保護學生,有需要一次又一次脫學生褲子嗎?
「如果這樣子以後男教練怎麼訓練女選手,那以後女選手還有誰要運動?那一定是沒有的啊」游姓教練調查最後這麼說著。這些「藉口」,難道不就是造成體育界性騷擾頻傳的主因嗎?但是,羅東國中性平會卻只是將游姓教練記過,讓他繼續接觸選手。
宜蘭縣教育處、相關學校都沒有積極處理,體罰、性騷擾蔚為風氣
其實早在20177月教育處及羅東國中就接獲宜蘭體操會通報,游教練對選手有戳屁股、脫褲子等性騷擾行為。但羅東國中卻以家長不申請調查、當事人沒有不適感為由,連調查都沒有啟動就結案(宜蘭縣政府107524日府教學字第1070081418號函)
根據游性教練在今年的調查中所說:「你說體操館誰沒有脫過褲子,可能真的沒有耶」、「…如果真的要說脫褲子的話,也是有那種很嚴重的,也有小朋友全身被脫光光的,衣服褲子都被脫光光,全部脫光光耶,也都沒事啊」,整個體操館將這種性騷擾行為蔚為風氣,所有小選手都被教練或學長脫褲子羞辱過,這難道不是教育處及羅東國中一直息事寧人不處理,所一手促成的嗎!
而本會接獲宜蘭體操教練體罰、性騷擾的申訴更不只一案,2000年時公正國小簡姓教練長期體罰體操隊選手外,近日又接獲同為羅東國中另一盧姓體操教練,也於訓練間用手抓學生下體的申訴。
對兒童施予暴力行為、戳兒童屁股、摸兒童生殖器、脫兒童褲子,都是嚴重的犯罪行為,怎麼場合變成了體操館,就成了通俗與合理的習慣,只是「性平意識不足」?難道練體操的孩子跟一般人不一樣,理應承受不當的對待嗎?還是,體操教練跟一般人不一樣,只要訓練選手爭排名就好,不用受到法律的約束嗎?請問,宜蘭縣政府,體罰、脫褲子是體操界的文化嗎?請問小英,你要幫這些選手討公道嗎?
要等到台版ME TOO發生,才要來正視問題嗎?
美國爆發體操國家隊隊醫性虐待超過150位選手「Me Too」事件震驚世界,同時也揭露當時國家隊總教練克羅伊夫婦(Bela and Martha Karolyi)不但對隊醫的惡行置若罔聞,更時常以體罰、言語羞辱虐待選手;甚至因為克羅伊隊上選手頻頻奪牌,在美國體操界掀起一股虐待訓練的歪風,而美國體操協會也怠慢處理相關申訴。
隊醫性侵醜聞爆發後,克羅伊夫婦和美國體操協會也成萬夫所指。協會只好立下新的規範,禁止言語侮辱、霸凌、騷擾等行為,違者可被禁止參賽,並接受美國奧運會要求,全部理事辭職重組理事會,新理事和所有員工都要接受運動安全和倫理訓練,並且每次開會都要實質討論如何達到第三方提出的70項改革建議。
國外已經開始嚴肅看待這種訓練中的虐待行為,除了設下禁令,重新教育這些有疏失的單位、做出真正的改變。請問宜蘭縣教育處、教育部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意識到這樣的訓練行為是虐待、是犯罪;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把選手的身心健全優先於奪牌和名次呢?
人前風光,人後心酸,蔡政府你知道嗎?
相對於贏得比賽的風光,選手訓練過程的艱辛是無人可知的。當然,要得到成績勢必要付出相當的努力,這點無庸置疑,但是,他們努力的過程中,不應被任何人不當的對待,縱使以訓練之名都是。然而,這些年來,關於教練於體育訓練過程中對選手施予的暴力行為,每每登上新聞(附件二)。難道,訓練就得要透過這些暴力、性騷擾等不當對待嗎?
如果不是,政府就該有所表態,不該只在重要國際賽事得獎時才想到選手們的辛苦,而忽略這些訓練過程的不當,讓選手只成為國家或教練爭名的工具。
如果不是,政府就應該傾全力清查宜蘭體操館內的藏汙納垢,不能讓假借訓練、保護之名,實際上卻是施暴、性騷擾的慣犯教練,繼續殘害選手的身心。
我們要求:                                   
1、宜蘭縣政府應就本會提出之舊案(羅東國中性平會調查游姓教練之疏失)與新案(盧姓教練之性騷擾)之檢舉,重新啟動調查程序,使會性騷擾的教練都離開體操隊。
2、教育部應啟動專案調查,全面訪查宜蘭縣體操選手及學生,在訓練環境是否有遭受不當對待情形(辱罵、體罰、性騷擾等),建構安全的體操環境。
3、教育部應檢討臺灣體育環境,對體育教練辦理禁止體罰、性騷擾之研習,致力於體育教育及訓練之正常化。並檢視不適任兼任運動教練處理程序,使其被解聘後得通報、登錄至不適任教育人員資料庫。
4、請監察院調查宜蘭縣政府多年來疏於保護體操選手之失職。


有一些事情,是重要、必要的,但只能得到『理智上的呼聲』,很難取得『實質上的支持』。 
教育改革尤其如此,特別是那些維護弱勢權益、直指體制弊端的工作:不適任老師流竄、偷偷能力分班、將家長學生搞得心力交瘁的學校、各種形式的體罰、逼著變著花樣的輔導課或補習……誰都知道這些應該『改正』,但誰敢面對他們的「抗拒」? 
為教育募集力氣,讓我們可以繼續做這些沒有人要做的事情,讓教育的真正價值落實在台灣的每個校園裡。 
敬請支持人本繼續做重要且急迫的事情,維護孩子能得到正常教育。 





附件一 羅東體操隊體罰、言語羞辱與性騷擾案大事記
時間
事件
備註
2010
本會接獲公正國小體操教練簡姓教練長期體罰、教學不力案,縣府多次吃案不處理。

2015
324日羅東國中游教練以拖鞋打男選手頭。
攝影機拍攝
2016
715日游教練大力推倒選手
攝影機拍攝
721日游教練打選手巴掌
攝影機拍攝
2017

221日游教練在鞍馬訓練時作勢要用拖鞋打選手
攝影機拍攝
39日游教練以手指戳男選手屁股
攝影機拍攝
A生(當時一年級)經常被游教練罵髒話(三字經、五字經),也有被教練用手推過。彈翻床練習時會被教練脫褲子。邱生導致壓力過大,曾換過教練並且不強迫練習。但是因為之前造成的傷害,最後還是沒辦法繼續訓練而在七月退隊。
人本訪談
B生(當時大班),在彈翻床練習時遭教練脫褲,手更曾被抓至瘀青。7月時轉由其他教練指導。
人本訪談及照片
7月宜蘭縣體操委員會進行調查,四位選手皆表示有遭到體罰,蠻常/每天被打。
三位選手陳述的有:棍子打屁股至瘀青、用拖鞋或手打頭、推肩膀、以手指戳肛門、脫褲子、以五字經和三字經罵選手,並導致整隊不想繼續訓練。
體操委員會調查記錄(證物二)
721日體操委員會向羅東國中反映游姓教練體罰、言語辱罵、性騷擾情事,羅東國中通報後,性平會卻因家長不願接受調查,因此在未調查的狀況下即認定被行為人未有被性騷擾之不適感結案。
宜蘭縣政府107524日府教學字第1070081418號函
2018
1月,本會接獲匿名信申訴游姓教練有辱罵、體罰、戳屁股之行為。
詢問體操會總教練王源宏,其表示游姓教練確實有戳屁股的事情,但那是三、四年前(20152016)的事情,已經處理過,教練只是跟小孩玩。
申訴信件(證物一)
3月,本會接獲體操隊家長申訴教練有辱罵、體罰、脫褲之行為,並提供相關證據如錄影帶。並開始訪詢相關之當事人。
申訴信件
512日,本會約訪宜蘭縣教育處當面提出對游姓教練之檢舉。本會要求宜蘭縣教育處召開跨校的性平會,並要求體操委員會提供調查資料,列出游姓教練接觸過的選手名冊全面性調查。當天到場接受檢舉的是教育處副處長林麗玲,對本會要求的調查方向全部接受。
515日,本會即發公文給宜蘭縣教育局正式檢舉。
524日,宜蘭縣政府回函人本表示去年721日宜蘭體操會、羅東國中有依法完成法定通報,但性平會認定未符合性別平等教育法第2條第4項關於性騷擾的定義「被行為人為產生性意味或性別歧視方面之不適感,故不符性騷擾要件,且校方告知家長相關權益,家長不申請調查,並經學校性平會決議補提起調查」為由,連調查都沒有啟動就結案。
 公文(證物三)






宜蘭縣政府107524日府教學字第1070081418號函
68日,游教練以彈力繩打選手
攝影機拍攝
726日,本會接獲另一於體操館訓練選手之羅東國中體育教師 盧教練,於六月協助選手平衡木訓練時,作勢抓其生殖器。
攝影機拍攝
82日,羅東國中性平會認定游姓教練確有脫褲性騷擾選手行為,但是因缺乏性平意識所致,建議游姓教練應受八小時性平教育並依法懲處。羅東國中運動教練評審委員會以「有不當行為,致損害教育人員聲譽」記過一次,並命其成績考核不得列80分以上。
性平會調查報告
證物一 體操隊家長來信人本申訴信件

證物二 宜蘭縣體操會調查報告


證物三 人本函宜蘭縣教育處檢舉公文

證物四 宜蘭縣政府107524日府教學字第1070081418號函

證物五 羅東國中性平會調查報告節錄


附件二 近三年體育教育人員體罰、性平事件之新聞整理
日期
事件
學校的處理
2018/07/25
金門一所國小推出棒球夏令營,教練用鋁棒將小孩臀部打到嚴重瘀青、還要學生在烈日下罰站,教練坦承動手。
會把體罰的教練送到考評會懲處、最重會於予解聘
2018/5/18
陳詩欣任教期間有不當體罰、違規收費等狀況,曾在帶隊出去比賽時,對選手巴頭、呼巴掌,甚至用腳踹選手,一名國小選手被她連打78下耳光後一度耳聾,還有學生被她直接踹飛數公尺,完全不顧有裁判、家長在場。
學校調查,陳有時會踢學生的護具,但沒有體罰情事;至於國小學生比賽時被打耳光到「暫時聽不到」,報告也指出沒有耳朵聽不到的情況。
2018/4/17
台中東勢高工青棒隊,助理教練陳子耀打選手耳光,造成隊員耳膜破裂。。
教練遭解聘
2018/4/13
桃園市某國小羽球隊李姓教練以塗抹藥膏、放鬆肌肉為由,藉機掀起學生衣服、撫摸腰部幾乎接近胸部,
家長去年底知情後向校方反映,經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判定性騷擾成立。為教練已經自行離職
2018/03/30
體育班集體住校,卻多次被黃姓助理教練叫到寢室摟抱親吻、到澡間強拍裸照,甚至強迫對著其他同學打手槍,幾乎全班20人都受害,但因比賽權操控在教練手上,大家害怕被「冷凍」坐冷板凳,都不敢吭聲。
案件爆發之後,該教練雖離職,但仍持續透過各種管道聯繫學生,校方卻未妥善處理,甚至積極勸說家長放棄調查。
2017/12/20
台北市某國中跆拳道呂姓教練趁女學生之信任,帶回家圖謀不軌,教育局也發文確認解聘。卻繼續在道館教授甚至帶學生出賽。
教育局表示有發文要體育局處理,體育局卻說不一定要由體育局處理,互踢皮球
2017/10/30
嘉義市玉山國中林姓體育老師敲了學生頭部3下,導致左額頭紅腫,而且敲完頭還叫他跑步。
檢討老師管教學生的作法
2017/8/29
國立竹北高中射箭隊黃姓教練,處罰17名隊員在酷熱烈日下,做「鱷魚爬」200公尺,造成隊員們手掌燙傷,破皮流血、紅腫起水泡。
暫將教練調到行政職務,避免與學生接觸,校方將組教練評審委員會決定懲處方式。
2017/06/29
台南某國中體育老師在泳池隊學生丟擲點名板,劃傷學生左眼下方的眼帶,縫了5針。
校方表示,當時老師是不小心把點名板「甩」出去,才會弄傷男學生的眼睛,僅對老師記申誡。
2017/5/10
客家戲專技講師李菄峻,三次飛踢一名高一女學生,又二次用腳踹她,並拍打她的臉部和巴打她的頭數次
記兩大過並停職一年
2017/4/25
嘉寶國小的李姓體育教師去年多次對學生不當體罰,以「玩樂、嬉鬧」的名義襲擊男童下體和屁股,力道之大讓學生當場倒地、痛苦的爬不起身,還曾用頭狠撞小三學生頭部,導致學童頭部腫如乒乓球,出現腦震盪現象。
案發後10天校長才帶著李男向家長道歉,先是承諾會「好好處理、釋出善意」,希望家長不要追究,並以此理由隱匿事實、延誤通報,
2016/10/24
花蓮一名高中體育班學生,平日寄宿教練家,放學後在房間滑手機被教練撞見,竟遭教練三字經辱罵,還要脅:「眼前只有兩條路可走,離開體育班或被處罰!」學生屁股遭教練拿木棍打到紅腫
學校表示會隊教練行為懲處
2016/5/2
桃園市同安國小足球隊教練游崑銘,前天帶領球隊在桃園市立體育場參加「全國少年盃足球錦標賽」,當場先打一名球員的頭、又踢了另名球員一腳,同時暴怒痛罵球員
同安國小表示,游教練在訓練方面很認真,也確實嗓門很大,但家長都能接受,球員也適應得很好,對於體罰指控,校方會釐清事實經過,依規定處理。
2016/01/01
台南市新營區一所高中的游泳教練公然於校園就拿藤條痛扁學生10下屁股
校方因禁止體罰將召開教評會調查;但當天被打的兩位學生卻是力挺這位老師。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80927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以生命控訴-請監察院調查台北市民權國中不當管教學生及台北市教育局怠惰失職

請按此參閱記者會資料 以生命控訴 請監察院調查台北市民權國中不當管教學生及台北市教育局怠惰失職

自殺的新聞旁,總標註著「請珍惜生命」。這個標語對於王爸爸、王媽媽來說,太過沉重,因為他們的孩子在去年12月7日自殺了。王爸爸、王媽媽知道他的孩子不是不願意珍惜自己的生命,而是這個太年幼的生命裡,除了完成大人訂下的規則,他以為沒有其他選擇。 才三個多月的國中生活,為什麼會讓一個孩子走上絕路?王爸爸、王媽媽一直在尋找答案… 性平會成校長私刑場所,壓制家長接受校方所有要求 才剛開學兩個月,王生因為在放學時和兩名同社團的同學發生衝突,民權國中召開了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性平會)。性平會中,校長朱毋我竟要兩造雙方都到場,並且直接稱王生是「小孩子騙大人」,直接採信對方的說法。朱毋我校長還對王生喝斥:「你就是有病,就是要吃藥」。王生爸爸發現學校作法失當,提出應該要有專家在場,校長竟稱說:「我們這個會議在場的都是專業輔導人員,就等同於醫生」、「今天性平會調查結果我們說了算」,令家長不敢再提出意見,只得聽命於學校。 性平會後,學校禁止王生參與第八節課及晚自習,且整當周整天需「抽離」到學務處;放學時必須由家長親自接王生回家。王生回到班級上課後,若於上課期間影響秩序,也會於課堂中直接被帶至學務處留置,且經常留置到放學,也會被生教組長叫去學務處進行勞動。在12月7日前,王生曾連續三個禮拜整天都在學務處,無法回班上課。 「抽離」至學務處,竟是羞辱和恐嚇 王生自殺後,王生家長接到多位九年級學長留言表示:王生被抽離到學務處的期間,他們目睹生教組長對王生大吼大罵,有時午餐還沒吃完就被叫去罵;生教組長更多次將孩子強留在門後與牆壁間的空間中,以禁閉罰站方式處罰孩子,並用力踹門板發生巨大聲響;更羞辱的是,連去上廁所也要向組長鞠躬報告。學務主任則公然詢問王生「吃藥了沒」。只要王生被送到學務處,學務主任、生教組長會警告王生:「你只要吵一節課,就是在學務處待一天」(附件一)這些指控歷歷,讓王生家長崩潰—原來,學校以「抽離」為名,進行的是恐嚇與羞辱,原來,孩子這些日子來承受的是這樣的壓力。 學生因犯錯被要求到學務處,本來就承擔被貼標籤、被指責的壓力。但在這樣的壓力上,學務主任、生教組長竟還對王生恐嚇、羞辱,造成他更大的身心壓力。王生過世前,有長達三周都被以「抽離」之名被隔離在學務處,他所受的遭遇連學長都看不下去了…所謂的「抽離」,難道就…

20180709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大獨裁者,退散!把孩子從惡魔教室解救出來

大獨裁者,退散! 把孩子從惡魔教室解救出來 二重國小許○華老師的「惡魔教室」 本會接獲申訴,二重國小一年○班某位家長因為孩子回家後,開始有焦慮的症狀,睡覺會做噩夢,怕被叫去「面壁」(面對牆壁罰站),也曾聽過孩子提到班導許老師會要全班一起笑某個同學,或罵某個同學,甚至開始會用非常不客氣的語氣指責家人。家長聽聞該學區有家長提過許師教學「像希特勒帶兵一樣」;4/30號晚上,孩子回家跟家長說某個同學帶早餐去學校吃,吃不下後收著,許老師叫他吃完,該同學說「媽媽說吃不完帶回來吃」,許師說「甚麼都媽媽、甚麼都媽媽,在學校要聽老師的」,該同學吃完就去廁所吐了,老師生氣叫他把吐的擦乾淨,當他回到教室,許老師對著全班說他裝吐、裝可憐。於是家長開始錄音蒐證。而錄音內容讓家長驚覺許師帶班風格已嚴重影響小一學生之身心健康。 每天早自習時間,一年○班總是非常安靜,縱使老師不在班上。這樣「自制」的秩序感,相較於大多數小一教室鬧哄哄的生命力,非常奇特,甚至可說是怪異。我們透過小孩的身心壓力症狀及教室現場錄音,才得知這是該班導師許老師長期以「權威」建立一個「惡魔教室」。許老師用「不要害許老師」、「害一年○班」、「老師很辛苦」勒索恐嚇學生,甚至建立讓學生彼此糾察、用全班公審的方式來審訊不聽話的學生、獎賞聽話的學生。每當許老師羞辱或嘲笑某個同學時,此起彼落的附和(太可惡、不要把許老師當傻瓜;跟著許師罵某些學生是苦瓜臉)、討好(「許老師,你好漂亮」、「許老師,你辛苦了」),許老師透過建立嚴密管控的威權,讓她成為該班的「獨裁者」,只要他一聲令下,該班許多學生就會執行他的意旨,甚至造成學生說出「你想死去死,不要害到我們就好…你想死好讓你去死」等惡毒的語言。(詳見附件一,錄音截錄文字檔) 教育裡不能讓大獨裁者存在 美國加州帕羅奧圖市高中老師朗‧瓊斯(Ron Jones)多年前在他的歷史課做一個「原始法西斯運動」實驗,該實驗在2008年改編「惡魔教室」。他為了回答學生的一個問題:「德國人民怎麼可以宣稱對猶太人屠殺一無所知?」,為了探究這個問題,他在學校實行為期五天的實驗,僅僅四天他就在課堂間建立了一個奉守紀律、團結、行動(忠誠與告密)、榮譽為首要目標的團體,最後一天他公布了他的實驗,並且為大家說明當規則取代理性時,法西斯主義就在這裡。朗‧瓊斯的實驗帶給我們重要的訊息,納粹重現並非難事,只要我們繼續期待一個強而有力的獨裁領袖…

20180313 人本教育基金會記者會--體制暴力何時終結?!教育部應徹底面對、確切處理、改變體質、終結循環

記者會完整資料可於此下載


體制暴力何時終結? 教育部應徹底面對、確切處理、改變體質、終結循環

零體罰?!暴力仍在! 民國95年12月12日花蓮縣中城國小林姓教師以未交作業為由,以鋁棍毆打學生,造成學生嚴重瘀傷。事發沒多久,教育基本法即公布修正,明白表明:「學生之學習權、受教育權、身體自主權及人格發展權,國家應予保障,並使學生不受任何體罰及霸凌行為,造成身心之侵害」。迄今11年過去了,光去年就發生了國立臺灣戲曲學校高職部老師用腳飛踢學生胸口五下、有國小老師用熱水壺燙學生的手,有學生被罰起立蹲下跳導致橫紋肌溶解症送醫住院等等非常嚴重的體罰、傷害案件。 體罰的本質,是體制暴力 當年中城國小林姓教師沒有被解聘。三年前本會控訴的臺南啟智學校三位教師嚴重體罰,老師把學生弄到手骨折、毆打學生胸口、甚至毆打幼童致眼眶瘀青,三位老師也只是被記過,仍然在校教書;而去年飛踢學生胸口的國立學校老師,也只是一支大過,沒有被解聘。 本會處理校園體罰案件發現,不管老師的手段與傷害再怎麼嚴重,縱使家長向學校提出申訴、提出驗傷單、甚至經法院判決故意傷害罪成立,學校總是會說老師「只是情緒失控」、「是不小心」、「都是為學生好,只是手段不對」。教育局或教育部都說自己「沒有包庇」,因為都是學校教評會或考績會決定的,彷彿只要程序完備,不論內容多離譜都可以接受。家長如果對校方處置不滿,也沒有管道可以繼續追究 教育與保護兒童是國家的責任,這些老師,都是代替體制執行公權力。他在校園裡對兒童的施暴行為,是透過國家體制對兒童施暴,絕對不只是他個人的問題與責任而已。而學校、教育局、教育部等教育行政單位有絕對的責任,禁絕一切透過體制對兒童施加的暴力。當教育體制未能依法處理、解聘體罰老師,甚而淡化暴力事實,這都預留了下一次暴力的空間。在這種狀況之下,體制不只是包庇、共犯,他本身就是一種體制暴力。 改變體質終結循環 什麼樣的體質會維持體制暴力呢? 無感:只求維護體制利益,卻對兒童受暴無感。小孩手被扯斷,說是他骨質疏鬆;小孩肌肉溶解,說是他體質不良;小孩眼角受傷,說是點名板彈起來!!小孩痛,這個體制的心卻不會痛?竟能在兒童受害情況下,為加害者找理由,甚或包裝加害者為無辜者、受害者。一旦無感,怎會尋求改變。 無責:施暴者不須離開、不須改變反省,沒有人需要為暴力負責。教育部沒責任,因為已經發公文?教育局沒責任,是學校;學校沒責任,是教評會;教評會沒責任…